關於部落格
童話說雨後會有一道彩虹 卻不曾說過它也會轉瞬成空
  • 62476

    累積人氣

  • 1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我曾經認為,感覺就是一些用不盡的東西。何謂用不盡的?我所指就是它可以一直循環再用,而你,並不會覺得它不足夠,或者是有補充的必要。

  我發現感覺會褪色的時候,大概是在一個失眠的晚上。我躺在床上,良久都沒有睡得著;於是,我開始在想,反覆的想,是什麼讓得落得失眠的窘境呢?我已經有好幾個晚上沒有睡得飽,更沒有睡得好。我為自己的失眠提出了許多解釋的選擇:是壓力大嗎?是內失泌失調嗎?喝水太少了嗎?攝取鈣質不足嗎?床沒有鋪好嗎?天氣太冷我不夠暖嗎?我歸納了這數天以來的記憶,我唯一能夠概括的,是這張床再不能給我一種舒適安全的感覺,也就是我對這床的感覺變了。換著以前,我甫躺上去,肯定就要呼呼大睡了。對這張床的依賴和鍾愛,能夠睡上去,是一種直教我生死相許的衝動。我瞬間忘卻了一切叫人憂慮的事情,那些傷害我的人、嘲笑我的人、欺騙我的人,反正我一覺醒來,就能夠忘記的一乾二淨。假如說半點痕跡也不留,那肯定是騙人的,可是,至少我是能夠在每個無論陰晴的清晨,掛著笑臉去迎接新的一天。對我來說,這是一種被賦予的恩賜。

  於是,我開始去追溯那讓我感覺發生改變的原因。我在很久以前已經去幻想,到底我要變成一個怎樣的自己,才能夠迎合世界的需要呢?我努力去學習成為那個我當時認為要變成的樣子,好讓那個未來,就是現在的我可以好點適應。可結果是,如果我用從前的想法和價值觀去建立我個人的話,我根本追不上這個世界,也無法融入在現在這個都市裡,因為世界已經變了,很遺憾的它在我正在規劃將來的時候,它就一天一點的改變了。我為那個未來做好了準備,才發發現現在剩的也許是有對社會的滿腔牢騷。這是我頭一次覺得我不應該這樣下去,於是我把從前擇一城終老、遇一人白首的信念摒棄了。我開始四出旅遊,以前我不出三天就會思念家裡的被窩,可日子久了,習慣了外面每天在變更的床,發現也沒有什麼大不了,只是時間的問題,反正就算只一張床,也會隨著身體改變而變得不合適。甚至我不再想著那個充滿紛擾的城市,盡管我曾經有多愛它。我甚至愛上了飄泊,反正我尋覓不到一種安定。我受夠了每次想要出走,卻很快又想家的感覺,於是我學會了投入,學會了不想家。床,不再象徵了家的安全和完整。床,經歷了第一次遠行。

  除了我以上提及的,其實這也是我跟兒時玩伴聊心的地方,我們無所不談,卻又沒有萌生一點半點歪念頭,是潔淨而且單純的關係。也許是年紀還小嘛,不然的話,關係會弄得像今天很多親密的友人一樣,有了親密的關係和接觸,卻沒有親密的名義,感謝那時候的年紀,為我們的童年,留下了一段段簡單而美好的回憶。可是,一個夏天,你離開了,不知道什麼原因,不知道是不是一個說過了頭的意氣話,把你帶走了。在那個時代阿,正如《我們少女時代》所說的,消失,是一件很容易的事。結果,你就離開了,沒有面書,沒有行跡,我甚至連找你的連繫辦法也只有那個家居電話和我用來跑過去找你的雙腳吶。雙腳不管用,而電話號碼,當然也中止了,沒有再繼續用了。就這樣,無聲無色地,你離開了,和你玩耍的床子,經歷了第一次離異。


  到後來,年紀稍為大了一些,開始談戀愛了。初戀,妳就是睡在我這張床上。從最初陪著我睡在這張床的人,後來換成了別人,一次又一次,一個又一個。開始的時候,我是十分不習慣的,但隨著變換人數的增長,我彷彿就好像已經能夠漫不經心的去看待了,也許這是一個過程,一次轉移體溫的過程,把我的體溫,交托給下一個陪著我走下一段路的人罷了。從來沒有什麼永恆,從來沒有什麼一直存在。我曾對她說過,她是第一個、也將是唯一一個,我讓她睡在我床上。我跟她說:這被子,蓋的,永遠是妳;這枕頭,承的,永遠是妳;這床單,躺的,永遠是妳。對不起,我騙了妳,我背叛了妳,床,經歷了第一次背叛。

  以前讀書的時候,我都比媽媽早睡,我的被子都由媽媽蓋。人長大了,媽媽年紀也越來越是大了,而我呢,差不多每次都比她晚睡,為和女友的一通電話,為和朋友的一場遊戲,為處理下屬麻煩的工作瑣事。而她年紀大,不能熬夜,每每跟我拋下了一句晚安,就直接去睡了,而我的案頭卻是放滿了文件,衣服狼藉在床鋪上,彷彿由床鋪建構而成的那片淨土,就被那些沉重的平常事壓住了,一不小心,連床上僅有的空間,也被一個名為「自己」的角色所埋沒了。廿四歲,床,接受了外界的騷擾,現實的洗禮,再不是關上門,躺上床,閉上眼,就能與世無涉了。

  如果可以重來一次,我可以不惜一切,讓床給予我的感覺盡可能維持下去,可面對成長,面對我這永不能心滿意足的年輕人,多努力那又如何?床子回來了,我還是一如既往的,無力挽回阿!

-------------------------------------------------------------Ta___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