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童話說雨後會有一道彩虹 卻不曾說過它也會轉瞬成空
  • 66124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海濱

「看!這是個多漂亮的海濱。」男孩指著窗外的風景喊道。 「你喜歡這裡嗎?」母親問。 「嗯!」男孩爽快的答道,他心中泛起一個念頭:「媽,你想啊,她看到這片海會有怎樣的反應?」 「她嘛!她必然會感到幸福,畢竟她有你這傻瓜如此傾慕她。」母親揉揉他的頭,笑道。 男孩思索了一會,有點羞澀,便沒有作聲了,靜靜地享受著窗外那片一望無際的海。 那天是男孩第一次離開香港出國旅行,目的地是加拿大,這趟旅程的起點算是他印象中最深刻的那海濱。 不久,列車駛抵了機場,男孩還沒有回神過來。 「喂,還要不要去加拿大。」母親喊道。男孩馬上跳起來,精神奕奕地報以燦爛的笑容:「當然去啦!」 一路上,他們興高采烈,早已把那片海拋諸腦外。 十天的旅程轉瞬即逝,他們一家四口又回到那列車軌上,男孩的眼前再一次浮現那景色。 於是,當他回程再看見那海濱時,他用剛從加拿大買來的一部新型數碼相機,往窗外拍了一張照,一張稱不上構圖精美的照片。 當時能夠在相機的熒幕上看回剛拍下的照已是相當先進的技術,男孩對自己的攝影作品相當滿意,並叮囑媽媽要替他存檔。 回家不久,母親替男孩把照片存進電腦,男孩在旁嚷著要弄,母親也沒好氣地把座位讓給他。 男孩看著熒幕上的浮標左移右按,用美工軟件替照片加了些字。 「這是我預留給你的海濱,希望你看著它的時候,它會帶給你一種恬靜愜意的感覺,像它給我的一樣。」 然後男孩發了個電郵給女孩,內附了他認為是他短短十年的人生中拍過最美的一幅相。 男孩一直等、一直等,寄盼著女孩熱情的回覆。 然而,事與願違。 「真的很感激你,這張圖很漂亮。」這是她的回覆。 男孩看著這十二個中文字,雖說中國語文精而簡,可是他就是沒法從這些客套的字眼中看出什麼曖昧來。 也許,那個由始至終,都只是男孩一廂情願的想法。 日子如是者反反覆覆,來來回回,不知過了多少天,只知大地已從寒冬的靜謐裡甦醒。 男孩還是等不到女孩,而卻聽聞說女孩要走了。 男孩茫然若失,但他清楚知道,這將會是個不可多得的機會,女孩終於有機會親眼目睹那個他曾經為發現它而引以為傲的海濱。 男孩心中既雖悲痛,卻又帶點欣慰,最起碼他昔日那個要讓她親眼看見這個海濱的渺小的心願終於有達成的一天。 女孩走的那天,男孩如常返校,可他滿腦子都是那個海濱,還有她。 他無法把自己從白日夢中抽離,經過了千辛萬苦,他終於熬到下課了,看看手上的錶,女孩應該已經坐上了飛機,並且離開了香港。 男孩心裡好奇,卻又害怕,不知道女孩對那片海會有怎麼樣的評價。 男孩每天查閱電子郵箱。 「今天也是落空。」男孩垂頭喪氣,獨個兒呆坐在案前呢喃。 這樣單方面的等待不知又持續了多少天,男孩終於按捺不住衝動,跑去寄了封電郵給她。 內容是這樣的:「喂,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我?也不知你在那邊的生活如何?還有,你還記得若干年前我給你寄過一幅相嗎?不記得沒關係,隨便問問而已。」 男孩心裡一陣唏噓,看著對上一封電郵的接收日期,驟眼間已經三年了。 女孩會不會已經徹底忘了自己呢?男孩心裡很是擔心,他越是著意去掩飾自己心中的不安,就更是明顯。 結果,女孩還是沒有回信給他。 「仔,為何最近總是心不在焉的?」媽媽坐在男孩的身旁,親切地問道。 男孩看著案頭的女孩的玉照,若有所思的摟著媽媽。 媽媽見狀,立即用手抱住男孩,輕聲道:「沒想過都已經這麼多年了,你還是放不下她。」 男孩搖搖頭,帶點激動的語氣說:「我就是那麼死心眼!」然後他像失去了所有氣力一樣般崩潰倒地,而母親則用力扶著他。 那是一個漫長的晚上,一切的情緒像得到前所未有的釋放,終於力竭筋疲的男孩伏倒在床,安靜地睡去。 隨著第一道曙光照進地平線上,所有關於女孩的事情,像半晌前還歷歷在目而此刻消失得無影無蹤的黑夜一樣。 從那天起,女孩便棲生於男孩的心底,成為一個最深邃的秘密,並隨著童年的逝去而告吹。 男孩再沒有在任何的人的面對提起過她,而別人亦沒有刻意在男孩的面對談及她,彷彿彼此之間存在著無形的共識。 那段屬於童年的稚嫩回憶,被蓋上一層薄薄的紗,雖然有點朦朧,但若然有誰願意再一次翻開它,內容依然清晰可見。 光陰荏苒,男孩都不再是男孩了。 往後的數年間,男孩談過數次戀愛,也似乎找到了一生所屬,便漸漸擱下了心中那份未泯的執著。 日前,男友向她的女友求婚,她也答應了。 趕著在龍年生子的他們,匆匆忙忙地於某大酒店擺了廿席算得上了有頭有面的婚禮,賓客都相當盡興。 而男孩的母親更是喜極而泣,畢竟她已快六十了,儘管一直身體健康,也難免渴望抱孫。 男孩答應了母親,待他度蜜月回來,便馬上計劃「造人」,哄得母親笑逐顏開。 婚禮結束了,翌天他們便出發去度蜜月,免得要把車泊在機場停車場上個月,故此他們就先到九龍站辦登機手續,然後乘機場快線列車前往機場。 「今天天色真好!」男孩的妻子坐在列車靠窗的位置,她望出窗外並拉著男孩的手臂興奮地說。 「是嗎?」男孩正在手提電腦上打著文章,看見妻子那般熱情,也不好意思冷落她,便伸頭到窗前看看今天的好天氣。 「雖然身處於香港這個瞬息萬變的大都市,但有些東西始終沒變。」男孩望著窗外那片海,滿懷感觸地說。 「為何這麼感慨啊,窗外的一切一切都充滿生氣,是晴朗的一天啊!」妻子抿著嘴,像是控訴男孩虛耗了窗外的好風景。 男孩卻不以為然,徐徐地把雙手再一次放在手提電腦的鍵盤上。也許連他也不自覺,當時他的臉上漾起了一抹意猶未盡的微笑。 「今天,往機場的路早已不再陌生,我亦沒有帶著跟以前一樣戰戰兢兢的心情來迎接即將到來的旅程;然而,每當列車駛經那筆直的海濱,彷彿昨天那個懵懂的小孩,仍舊幽幽地看著窗外,默默地等待著那個不知會否到來的女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