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童話說雨後會有一道彩虹 卻不曾說過它也會轉瞬成空
  • 629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不能放棄的老房子

月色朦朧,一抹銀光從半掩的門口照進屋子內。 「嬤嬤,我睡不著......」我感覺到嬤嬤的鼻息,她還沒有睡。 「傻孩子,肯定是剛剛吃太飽撐肚子吧!嬤嬤說故事給你聽好麼?」嬤嬤總能猜中我的心思。自從爸爸和媽媽被那些穿著軍裝,皮膚白晳的人帶走後,嬤嬤就老遠的跑來照顧我,他最能猜懂我的心思了。我半夜睡不著時,她總喜歡坐在那發出吱吱聲的搖椅上,搖椅一邊吱吱的響,嬤嬤一邊說故事給我聽。 「砰!砰!砰!砰!砰!」急促而密集的響聲,破壞了四周靜謐的環境,無數圓孔狀的銀光從牆子插入,令房子四周照得明亮。我除了本能的掩著耳朵,已不知所措。嬤嬤一手把我提起,把我掉進床底的箱子內。 我感覺到她的呼吸聲,竟是前所未有般的急促和不安。 我只顧掩著耳朵,連眼睛也不敢張開。 良久,密集的響聲終於停止了,取而代之的,是密集的腳步聲,隆隆隆隆的,我還聽見開門聲,碗碟的破碎聲,交談聲。 四周又回復靜謐了,我嘗試悄悄的從箱子內鑚出來。房子牆壁的圓孔星羅棋佈,從銀光裏,我看到了一張蒼白的面孔,一灘暗紅的血跡。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我衝出房子,拔足就跑。 「趴」的一聲。 「李主任,恭喜你又升職哩!你現在已是拆遷辦的高級主任了。我還聽說國家給你一個重要的任務哩!你猜猜看啊!」助理張先生衝門而入,我還來不及反應跟他問好。 「哪來的消息,你別亂說話啊!」 「國家委派你清拆香城舊區哩!還派你跟日本的大財團洽談重建香城舊區一事哩!你還不知道嗎?」 「我只是從日本回流到中國而已啊,怎麼國家特愛找我跟那些日本鬼子洽談。」 「還不是你的養父養母特意向國家推薦你哩!他們可是日本退体高級軍官哩!」 「你就別亂說了。」 香城舊區,香城舊區....... 「鈴,鈴,鈴」 「李主任,我是王書記。國家特定指派你對日本財團洽談香城舊區重建一事,時間是今晚七時,酒席也訂好了!你們到飯店好好洽談後便去視察一下吧!」 「又是日本人。不知怎的,有種抗拒的感覺。」 「你之道的,我們二本人很講夠包裝,蓋幌子也是這樣。還有......」他那國際化的國語,幾乎把我給笑翻了,他說的話總要過濾幾遍才能明白,真是的。 儘管如此,我們的洽談還是在良好的氣氛下完成。只是那幾個日本鬼子都醉倒了,只有我帶醉到舊區視察。 舊區昏暗的街道,可見居民已大多數遷出了,只有一兩戶的家中還隱隱透著暗黃的燈光。我走到巷子內,四周愈加昏暗,若不是有月光為我開路,可能我早已摔倒了。 此時,我醉意愈盛,腳步愈加踉蹌。一不小心的,撞到一家門戶的門口,誰知竟沒有上鎖,「趴」的一聲,我仆倒在鋪滿灰塵的地上。 我乾咳幾聲,想站起來拍拍灰塵,忽覺一陣暈眩,天旋地轉的再仆倒了一次,還把額頭的表皮都割破了,血一滴,一滴。 一張破舊不堪的搖椅,急促密集的鎗聲,牆壁的圓孔射進銀光,搖椅,吱吱,隆隆的步聲,急促的步聲,交談聲,日語的交談聲,棕色的軍靴,蒼白的臉,血一滴,一滴。 日光。 額頭痛的很,是火燒的痛。 我記起了!記起了! 當時,我們被日軍襲擊,嬤嬤為了保護我,把我塞進書箱裏,我在箱子裏沒有閉上眼,我見到了,我見到一堆日軍整裝的衝進我們的房子,把我的嬤嬤射殺了!他們操著流利的日語,說是殺錯了,殺錯了!一點也沒有錯,絕對沒有錯!我鑚出箱子外,看到嬤嬤已奄奄一息,就激動得衝出房子裏找日本鬼子尋仇,不料「趴」的一聲...... 這所老房子,鋪滿我的回憶,撒滿嬤嬤枉死的血,裝滿日本人濫殺無辜的罪行,我絕不能清拆,絕不會放棄。 「喂,父親大人,洽談很成功!但遇到一點麻煩了!您能來這裏幫我處理嗎?」老房子的一切,已鏽跡斑斑,包括我手中的錐子。 老房子就像我和日本人的仇,就算鏽跡斑斑,我也是不會放棄,不會放棄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