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童話說雨後會有一道彩虹 卻不曾說過它也會轉瞬成空
  • 629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一次

五十四年前,中國爆發了文革,我爺爺因而所以走難來到香港。他帶著妻子,於公元一九六七年來到香港。經過了一九六七年,香港人永遠不會忘記的年份,社會總算平靜下來。七十年代,手工業日漸興旺,我爺爺於是開了一所製衣廠,打算賺點錢。結果,生意越做越大,不消五年時間,他的製衣廠已經成為一間製衣有限公司。經過了這多年來的拼搏,他意識到自己好像冷落了他的妻子,也就是我的奶奶。於是,他花了點錢,帶我奶奶去影樓拍了他們的第一幀結婚相。那次,是他們的第一次。當年,他們新婚不久,文革就爆發了,富農後代被批鬥,社會陷入一片混亂。以當時的情況,他們根本沒有機會去拍結婚照。然而,對於一個女人而言,一輩子穿一次裙褂,拍一張結婚照,是多麼的重要!因此,我爺爺老早答應過她,只要日子好了,生活安穩了,他們便去補拍一幀。「拍得你很英俊!」我奶奶這樣說過。就這樣,他們家中掛著這幀黑白的結婚照,度過了另一個五年。 一九八零年,因為改革開放的關係與中國大陸本身的區位因素,促使到許多本來在港的製衣廠都北上發展。我爺爺便是其中一人。當時,他們育有四女,兩夫妻都希望可以誕下一個兒子,以承繼家業。只是,事與願違,隨著我奶奶的歲數不繼累積,這個心願逐漸變得渺茫。而北上發展的我的爺爺,就在移居內地打算為公司發展打好基礎的時候,認識了一個內地女子,她叫王美如,是一個失婚婦人。後來,從我父母的耳中得知,當年奶奶得悉這件事,但她沒有識穿他。奶奶自責替他生了四胎,卻都不是男兒,而當時的她已經不能再懷孕了。結果,奶奶把自己的丈夫拱手相讓。我奶奶還在生的時候,我問過她,當年妳怎麼捨得把自己的丈夫讓給別人。她當時摸著我的頭,給了一個親切的微笑,輕聲道:「因為我愛他,我知道他一直渴望一個兒子。」 果然,我的爸爸就這樣出生於一九八一年的東莞。雖然我爺爺是再婚,但他請來專業的攝影師替他和我生父的母親拍了一幀結婚相。這幀結婚相,拍得比十年前的漂亮多了,不再是單調的黑和白。 三十年後的中秋節,因為雙親有公務在身,我獨個兒到我爺爺在大角咀居所探望他。甫打開門,只見他捏著一張已經泛黃的照片,若有所思的凝視著照片中的人。「爺爺,我來了,我帶了月餅給你。」我假裝才步抵,高聲揚道。「乖孫,怎麼不見呀仔?」他擺出一副慈祥的樣子向我問道。「他未能抽空,所以由我代勞!」我擺出一副殷勤的模樣。「哈...好,你先坐下。」他笑說。我探頭望向他手執的那張相片。原來是和奶奶的結婚相!「你喜歡這張相嗎?」我問他。「沒法子啦,第一次......」他笑了笑。我沒有追問下去,反正我知道,這張不能重拍的照片,珍貴的並非照片本身。我望著掛在牆上的彩色結婚相,我懂的!我爺爺執著的並非只是薄薄的一張相片,而是那份對於從未試過的事情的緊張和心跳,還有那滿心憧憬成家入室的心情。我不知道爺爺的感情是否像我所想的細膩,但他那張結婚照的背後,埋藏了彼此的第一次。爺爺是奶奶的第一個男人,奶奶是爺爺的第一個女人。這份情結,不僅束縛了一代人,就連兩代之後的我,也習慣叫她「奶奶」。他們一起拍了人生的第一張結婚照,第一次打算天長地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