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童話說雨後會有一道彩虹 卻不曾說過它也會轉瞬成空
  • 629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我恨,因為尊嚴

「如果真的打算一生一世,那又有什麼所謂?」妳說。 今早,跟友人路過球場外的大街,我們瞥見了一個乞丐。 於是我們於午飯時閒談,談起了尊嚴。愛,需要尊嚴。失去了尊嚴,別說愛人,我們連愛自己也無力。多數的時候,如果朋友都有伴侶,自己會不好意思一同出席,先是怕阻礙了別人,但當別人誠懇地邀請自己,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尊嚴。我們拒絕做「電燈膽」,也是基於一種尊嚴。尊嚴,是一個抽象的概念,卻是每個人與生俱來的。當一個人,因為一些事再抬不起頭,他,便失去了尊嚴。 友人道:「說到尊嚴,『戴綠帽』有夠慘吧!這樣一來什麼尊嚴都沒有了!」於是,我萌生了一個問題,到底「戴綠帽」慘,還是被冠以第三者慘?「當然是『戴綠帽』慘!」也許是許多人認為不爭的事實。約定俗成,讓第三者往往被視為加害者,而『戴綠帽』的就是受害者。因為,當代的教育,傳播的渲染,大眾的意見,早已給第三者定了型,無論,是怎樣成為第三者,也就是要被唾罵,因為第三者破壞了人家的幸福。然而,今天的我,多了一份切身的感受。以十來歲的年紀,第三者得不到一份體諒。中學生的戀愛,是一段充滿「嘗試」的戀愛。成年人的戀愛,是找尋所謂「合適」的戀愛,因為要試的都試過了。中學生的戀愛,是去經歷;成年人的戀愛,是去找結果。 我,因為一個女人,失去了尊嚴。為了這個女人,我開始否定自己。這個女人,真心真意地愛過一個人,這是身邊每一個人都知道的。妳告訴我:「我本來打算跟他一生一世的,所以能給的,我都給了他,基本上我已經沒有什麼可以給你。」當我打算替妳辯護之際,我竟欲言無語。雖然我對妳的一句「沒有什麼可以給我」不敢苟同,但我卻因為妳失去了尊嚴。妳對他的好、妳跟他的那些親密行為,早已看在別人眼裡,包括曾經的我。妳對我的付出,在我眼中,在別人的眼中,是一個不能僭越的「次」。「她曾經對他這樣做過了。」這個想法,連我自己都放不開。「啊!新聞報道有人登上珠峰!」「那又如何,珠峰不早就有人登上過了嗎?」「啊!他110米跨欄跑出了12秒87!」「12秒87?他不是第一個了。」所以,在她每一個朋友面前,我沒有尊嚴。我就像一個乞丐,即使我被人擁緊,道別後我很快又被一股空虛感所籠罩。我需要別人長期無休止的陪伴,因為我的尊嚴已經蕩然無存了。「那麼,當一個人失去了尊嚴,該如何是好?」友人問我。「為了保護自己,我選擇恨!」我淺笑。有時候,為了捍衛那僅有的尊嚴,恨是無可奈何的。我唯有否定過去的存在,才能從過去中解脫。我告訴友人:「當每天,你看見自己的女朋友跟她的前男友在某種感情詮釋、行為表達上有一種連他們自己也察覺不到的相似,而自己當日正是他們的第三者,以及你要在這個環境中去準備一個即將來臨而你又深知不能夠失手的考試,回來告訴我,你的感受!」他喝著那杯楊枝金露冰,若有所思的,半晌後道:「我明白的。」「一舉手,一投足,都看在別人眼內。連傷感也要處理得好。」他言道。「哈,我自問不懂處理,每天也在發她脾氣。」我表示同意。「我這麼大了,許多事也未曾試過,被他搶先了!」我續說。「這個社會……」他嘆氣。「合理的,合理的,以日子而言,是合理的。但尊嚴……」我舀了最後一口湯。「但你接受不來啊!」他拍拍我的肩。「我是接受不來,但我好想愛這個人。」我鼓起勇氣面對自己。「對!難道辛苦就不愛了嗎?」他深表同意:「來!這頓我作客!」 我相信,我們都是受害者,我們被命運擺佈了。除了像乞丐般怨命、痛徹心扉地恨你,我別無他擇。 雖然,尊嚴並不是什麼值錢的東西,但沒有了尊嚴,即使得到一件無價之寶,也不會感到幸福滿足。恨,只為那僅餘的尊嚴。 「如果真的打算一生一世,那又有什麼所謂?」我後來才知道,妳這句說話,並不是要駁斥我,也不是在慨嘆,而是為自己平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