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童話說雨後會有一道彩虹 卻不曾說過它也會轉瞬成空
  • 629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雨.夜

這條路,不知來回走了多少遍……
 
今夜,車外下著淅淅瀝瀝的小雨,我坐上了從筲箕灣開出的電車,目的地是堅尼地城。時針和分針交疊在一起,指在羅馬數字十二,教堂傳來一陣清脆的古銅鐘聲,應該是上世紀初的產物。我坐在上層的右方,全車人不多,寥寥可數,上層只有一個滿頭白髮的老頭和一個看來準備到蘭桂坊暢飲,打扮光鮮、性感的廿幾歲女子。她戴著一副墨綠色的「超」,感覺像歐美的模特兒,也像一粒惹火的新星。
全車廂的窗都幾乎被關上,只透出一道縫來透氣,避免雨粉飄入車廂。雨水拍打著窗,室外的氣溫相當寒冷,窗的玻璃上鋪了一層薄薄的水氣。我沒有打開窗,就連那道小小的窗縫也被我關上了。我的世界,很寧靜,除了雨水不時拍打玻璃窗的聲音,以及那偶爾發出的「叮叮」聲外,我什麼都聽不見。我注視著窗外的世界,霧氣模糊了我的視線,當我把霧氣拭掉,窗的外面還黏著不少雨點,只得一片朦朧。列車駛經灣仔的和昌大押,我不由自主地憶述起一些往事。
 
當時,爸爸媽媽因為相處不來而分開住,但他們沒有正式離婚,關係也不至於名存實在。每逢星期五,媽媽便會裹好我的被單和衣物,挽著一個沉重的大袋,乘著這條路線的電車,到爸爸在堅尼地城的居所。記得那一次,天氣很冷,下著雨,我穿了羽絨,身軀很笨重,幫媽媽提著一袋洗髮水之類的東西。上了電車,當時人很多,車外下著豪雨,電車顛簸走動,「叮叮」聲的次數比往時更頻密。當時,電車駛經眼前的和昌大押,車子突然急停,媽媽拿不穩袋子,衣物都翻了出來。我當時看見散在地上的衣物,感到相當不滿。我不但沒有去替媽媽拾回衣服,更視之為一種恥辱,「真讓我丟臉!」我在心裡咒罵。

 
窗外的雨,使這段往事添上一份淡淡的哀傷,我已經忘記了當時我對妳說過的話,以及那場雨的變化。我只在意,曾經有一段這樣的回憶,教我在往後的日子裡,每當有不快,總愛在下雨的時候乘著電車,回味這份濃厚的愛意。
 
我依舊看著窗外的雨景,雨越下越大,像快要淹沒這個都市。我渴望一場這樣的雨,來洗清我心靈的煩膩。當我從車廂中觀看銅鑼灣街上的人潮,或西環街頭的詭秘,無論是擁有萬萬身家的富豪,還是瑟縮在百幾呎單位的星斗市民,同樣撐著傘,同樣避免雨水沾濕了自己的衣裳。男人為女人撐傘,媽媽為女兒撐傘,兒子為父親撐傘。每一把傘,都微微側向對方的位置,雨水沿著傘,在對方的肩膀外,滴答著地,而撐傘者的一邊肩,總是濕漉漉。這件濕了袖的外套,像一種魔法,守護著每一份在這夜裡微不足道的愛。
 
坐在我前方的老頭,撐著一根柺杖傘,緩緩下車。
 
車廂的氣氛,更加孤清。我望向那女子,發光的熒幕把她的臉照得好清楚。她有一把深棕色的長長的頭髮,高挺的鼻樑,她的嘴唇塗了粉紅的唇膏,有種想去吻她的衝動。也許,更主要的原因是,她那兩片唇,跟妳實在太像了。
 
雨天,總令人想起浪漫綺麗的回憶。我和妳,在雨中走過的那一段路,每次當我途經那裡,依然會泛起微微的笑容,透過揚起的嘴角,悼念一份太年輕的戀愛。當晚,我以朋友的身分邀請妳跟我吃一頓晚餐。我很久以前就告訴妳,我想帶妳到蘇豪區吃一次晚餐。相識六百天了,說了足足半年,終於給我等到。那頓晚餐,應該是我吃過最漫長的一次。我們從八時正,坐到十一時半才離開。甫踏出餐廳外,雨就下起來了。我趕忙撐傘,妳馬上奔進我的傘下。「我的傘不夠大啊,妳靠近一點好了,不然會弄濕。」當時的我這樣對妳說。我把傘子微微靠右,好讓妳不會被雨水濺到。妳似乎意識到我的溫柔,把手輕輕扣在我的臂彎內,那份心跳,那種暖洋洋的幸福,跟傘外的溫度形成一種強烈對比。我倆好像被水氣包圍的小情侶一樣,隔絕了傘外的世界,在這小小的空間裡,沒有言語,我們不用忌諱旁人的目光,讓雨水保衛著一份剛剛萌芽的愛,一段短暫的永恆。我們的生命,本來沒有什麼交集,因為那場雨,我們甘願拋棄原本棲息的世界,為了那份心動的感覺,把愛放在第一位,為愛,徹底地瘋一次。
 
她已經走了,妳已經走了,雨還在下。
 
電車已經駛過中環,我遠眺四號幹線,車子在公路上奔馳,只有光線投影在玻璃窗的水珠上,構成一幅漂亮的水珠畫,紅、黃、白,使我窗外的世界更加微妙。我來不及對車子產生印象,它已經駛遠,像我來不及回到過去的雨天,再次擁抱妳們的體溫。也許,在這雨夜,街上影影綽綽的人群,會有幾個我熟悉的面孔,各自緬懷著某段往事。這些往事,被雨水交集在一起。
 
披著老舊的外衣,我突然好回味年少時的每一個下雨天。我想回到過去,不再讓我的青春埋首在每天的那些「正經事」。因為,當時的我並不了解,我的餘生,也將會是做「正經事」。縱使,年少輕狂的青春是離經叛道,但它卻有揮霍的本錢。到了某個年紀,有時候,想揮霍也揮霍不了。有些人,窮了一生去追尋榮華富貴,到頭來,他發現,他的財富比一家住在百幾呎單位的星斗市民還少。他的心願,也許只是回到某個雨天,與某個女孩,共撐一把傘,重新細味那久違的觸動。因為當人的心智一旦成熟了,有些事,就再也回不了頭。想著拼搏一番,十年……二十年……三十年……然後就可以過安穩的日子。回首時猛然發現,這樣,便一輩子了。苦盡,也未必甘來。我對人生有過許多偉大的構想,而此刻,我只想坐在這輛電車上,靜靜品嚐這場雨,靜靜地。
 
這場雨,一直下。直至電車駛抵堅尼地城的總站。這場冬天的雨水,永遠都不明白我的傷感,像淚水,總是在失去以後才會流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