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童話說雨後會有一道彩虹 卻不曾說過它也會轉瞬成空
  • 629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雨夜。續

這場雨,一直下。直至電車駛抵堅尼地城的總站。這場冬天的雨水,永遠都不明白我的傷感,像淚水,總是在失去以後才會流下。


我嘆了一口氣,「唉」的一聲,撥了一撥乾濕褸上的水點,插著褲袋,沿著爹核士街慢步,我不知道我將會到哪,甚至我為何至此,我也不知道。我不想去知道任何東西,包括妳的所有。


曾經,我以為自己對妳很了解;曾經,我以為自己能令妳為我著迷......有多少個曾經,也曾經的為妳而存在。


想著想著,便走到一個巴士站,我不自主的望著那黑夜中發光的廣告屏幕,卻不能清楚的看到它,隱隱若若的看到了一個人和一隻熊,眼淚便不自主的落下,傷感又一次湧上心頭。傷感是血腥味的,就像血啃在喉中,不吐不快,但此刻,我又吐不出。眼淚再一次奪眶而出,破壞了我前方的路,我除下了眼鏡,稍微想看清這世界,想看清妳。而我發覺,除下眼鏡後,這世界反更模糊,是妳離我遠了,還是一直以來,我的世界就只有妳?


我不能再讓我的眼淚崩堤湧下,因為我還要走下去,我還要在這世界走下去。我不想跑,但雨愈下愈大,我好不容易的跑到爹核士街公園,找了一個涼亭,手撐著柱子。我垂頭望著自己髮尖滴下的水珠,一滴,一滴。


傘上的水珠,一滴,一滴,我又錯過了過馬路的機會。放學的時間,很多擠逼,我忽覺左背上一陣涼意,有一個同學傘上的水點滴在我白色恤衫上,我管他把傘子揶開。


「傘子是我的,你拿甚麼資格叫我揶開?」


「衣服是我的,身體是我的,你拿甚麼資格把水滴在我的衣服上?」


「你們倆,在幹甚麼?這街是公共地方,誰人也有資格說話。」


我哭得更厲害了,一陣噁心的感覺衝口而出,我吐了,我把今晚吃的東西也吐出了。


我把所有的東西都吐光了,就只剩想對你說的還沒有吐出。我知道,我只是一個卑微的人,一個卑微的第三者,我拿甚麼資格去吐說對妳的關心,對妳的要求,對妳的期盼,我又拿甚麼資格,去吐說自己的不快,自己的祈求,自己的委屈。


我把所有的東西都吐光了,又哭得更厲害了,我正在我把我的委屈由另類的途徑吐出。我的存在很渺小,我不能令全世界人注意我,我不能給妳所有。就算我能在你面前偽裝得開心快樂,難道渺小的人就不是人嗎?渺小的人就不能不開心嗎?渺小的人就不能去愛嗎?所以,我就不能心痛嗎?就算我對妳的付出是多麼無私,多麼偉大,說到底,我只是一個人,一個最平凡不過的人,一個有血有肉,有痛感的人。


我把所有的東西都吐光了,似乎連哭也哭不了了。我就連我的委屈也沒資格吐出了。為甚麼我願意當第三者?我可以光明正大的愛人,我可以拖著我的伴侶遊歷四方,向天之涯,海之角的人大呼一句:站在我鄰旁的就是我的女人,這世上就只有我能欺負她!如果可以選擇,我會想做這卑微的第三者嗎?男人也有尊嚴的,尤其為了捍衛一些值得捍衛的。我很想賭上我的尊嚴,去捍衛我對妳的愛,就算冠上第三者之名,因為這也是值得的。我願意卑躬屈膝的討好妳,就正正因為妳就是我愛的妳,讓我賭上了尊嚴的妳。


我把所有的東西都吐光了,似乎連尊嚴也吐走了。我安坐涼亭的一角,從腳袋拿出手機,不自覺得看看時間,四點了,仍一個電話,一句短訊也沒有。妳跟他去了哪,在幹甚麼,我不知道。但既然我賭上了自尊,我就應該盡力去捍衛這份卑微的愛,儘管有所不值。我登入了聊天室,看見妳前一句的話:「妳身為第三者,沒有資格去介意這些。」,發出時間是昨晚九時三十分。我鼻子一酸,但今次,我選擇去壓抑,回覆了短短一句,「親,我沒事的,對不起。」


這雨夜,過得特別漫長,但多漫長的雨夜,總會有它破曉的一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