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童話說雨後會有一道彩虹 卻不曾說過它也會轉瞬成空
  • 629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談寫作

最近,我總是對寫文章提不起勁,換句話說,我和文章的熱戀期已結束了。 從前寫文章,總有一份充滿能量的衝動,像是燃燒自己而產生無比幹勁般。那一份的幹勁,就像是熱戀期的情侶,整天口裏心裏放不下,大白天想像著與他夜遊杜拜,深夜就想著和他都京都賞雪,那一份熱情,是源自對另一半的衝動的愛,很想把自己的所有都奉獻給他。

當初我寫文章時,總是將全副的精神和心血都投放在它身上,可算是與文章相戀得熾熱如火吧! 可是現在,每一次提筆,總是思前想後,沒有了從前打文章那一份幹勁。情況就跟熱戀期過後的情侶一般,總是為另一半打點好一切,少了衝動,多了顧慮。

熱戀期過後的情侶,有以下兩種的情況。要不是厭倦了熱戀的生活,總覺得維持那份需要燃燒的激情實在太吃力,倒不如與另一半過勒細水長流的生活,為對方著想,也好,起碼你很清楚你是愛他的。要不你厭倦了自己的另一半,想慧劍斬情絲,但又捨不得,抱著騎牛找馬的心態,那麼便是一個問題了,你辜負了他,更虛擲了自己的光陰。

我是那一種情況,我自己也搞不清楚,我想著看,「搞不清楚」也很適合形容我與文章的關係。寫文章令我感覺最沮喪的地方,在於你寫下的文字無法表達你自己內心的情感,你所想表達的東西與你寫下文字所表達的相差太遠,譬如我想表達我有多愛她,總是有千言萬語,一言難盡,只好以文表意,結果苦惱了半年,只呆呆的寫了三個字。那一刻,你感覺的孤立無助的,就像是你最愛,最引以自豪的伴侶,變了令你感覺卑微的陌路人一般。

可是,寫文章也有令你得到快慰的地方。你寫好一篇文章之後,別人看了,會與你一起產生共鳴,會理解你的心思,了解你的幸福;體會你的經歷,體諒你的不足。文章也可作儲存時間的機器,若干年後,你打開你的文章,仔細閱讀,你會發覺這儲存時間的機器會在你腦海中倒帶,過去的重現眼前,好的,壞的,就像一對飽經風霜的情侶,互相依偎著,訴說從前的點滴般。這樣的文章,是成功的。

那麼我又是那一類呢?「搞不清楚」就是了。 我有一位朋友,他沒有甚麼能引以自豪,就是他的女朋友,稍微令他找回那一點的自信。每次在他跟前提及他女朋友的時候,我們總能在他身上看到自信,這無疑是一對戀人健康的關係。故事還沒有完,他與他的女朋友相處愈久,我們從他身上看到的是:愈來愈不像從前了,他愈來愈卑微,甚至沒有存在的空間。這是十分危險的,是你的伴侶無法理解你的心意,再強加一種情思在你的身上,至少你是不甘願的,所以是不幸福的,文章亦然。你寫好一篇文章,它曾是你引以自豪的東西,但當你後來發覺這篇文章的內容不是你想表達的時候,甚至它強加一種意思,而別人又認同文意而不認同你的心意時,你頓時成為了最卑微的人,你會沮喪,失落。你被文章背叛了,而這種背叛,是理所當然的。

恩師曾問道:「語言和文字,那一種較為可取?」 這一道題,我當時可沒有認真深思,我與文章還在熱戀期中的時候,自然先入為主了,這固然對語言是不公平的。直至早幾天,我和一位同窗在聚餐時,再次討論這丟下已久的問題。

「最近寫文章真的很沮喪。當你發覺語言比文字來得有力時,你一直所依靠的東西一下失去了,那種感覺真的很無力。」我呷一口茶,無奈的道。

「是怎麼了,說來聽聽可以嗎?」

「我愛的人不理我了,她不聽我電話,不回覆我的留言。我很想告訴她我有多愛她,但又不能用言語表達,下筆時,我不知已撕掉多少份的原稿,刪掉多少段的文字。沒門,我真的覺得文字很無力。」

茶已見底,一下空洞的聲音從杯子中發出。 「有時候,言語真的比文字來得直接有力,言語可以配合你的語調,面部表情,來判定你是否真情實意,但文字,一旦別人覺得你過火了,浮誇了,你便休想洗脫了。」他一邊拿起那壺茶,一邊說笑的道。

「然則,你也覺得我要放棄寫作,去作電台主持人罷了?」我輕敲枱面,鬆一鬆肩,附和他的笑話。

「哈,你還沒夠格呢!儘管寫作令你如此沮喪,難道你還會不寫嗎?文字是一種有效表達自己情感的伴侶,他能體會你的煩惱,無論是讀自己的文章,或是別人的。不然我們只要說話便好了,要文字來幹甚麼?我說啊,以你的性格,很快又會再寫作了。」他不經意把茶斟滿了,杯裏的茶快要溢出。

「只有文字,才有這一種張力,看!我有深度吧!」

「你斟這麼滿,叫我怎喝掉你的深度。」我舉高雙手,表示投降。 這晚,我又繼續寫作了。其實沮喪也沒有大不了,反正有人說過:「就是因為我們輸了一些情,才要抒情。」在我決定要寫作開始,我就從沒有贏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