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童話說雨後會有一道彩虹 卻不曾說過它也會轉瞬成空
  • 629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青花信物

 五月的江南,梅雨總是下個不停。濕滑的青石街道上,就只有一個撐著油紙傘的老叟。馬聲起處,他便回頭一望,然後便搖頭輕嘆。似乎,他在等待著甚麼。

  「悅,妳究竟還回來不,我這副老骨頭快要撐不住了......」老叟對著手中的青花玉珮,喃喃自語著。

  少年拿著青花玉珮,氣沖沖的跑到一所大戶的門前,正上方有黑邊金字勾勒著「謝府」的牌匾,牌匾旁則是「東群王親書」的字樣,好不豪華。

  良久,天色開始昏暗起來,而青石的街道也變得清冷起來。少年搓著手,再把青花玉珮緊緊藏好。半晌,天色已全黑了,少年再次拿出青花玉珮端詳著,目不轉睛的端詳著。

  兩道緊閉的木門窵地打開,透出了一道黃光。門內隱若傳來不住的人聲,一名小姑娘先伸出頭來,看到那名少年,便偷偷的溜出門口,再悄悄的把門關出,整套動作,連那名少年也來不及反應。

  「噓!來,走吧!我們到比較安全的地方再談!」那名小姑娘急不及待的離開大戶。途中,她緊緊的拖著那名少年,而少年也緊緊的拖著小姑娘。

  他們到了一間破舊的小茅屋,屋內隱隱透出微弱的光。

  「憶,真的很對不起,我害你等久了......」那名小姑娘擁緊那名少年,眼泛淚光,嬌嗲的說道。

  「悅,我才不介意哩!只要能見到妳就好,能見著妳就好......」少年輕輕撫著小姑娘的頭。

  「爹爹今天擺下五十大壽,我整天也要幫忙打點,到晚上大家都醉了才能溜出來......」悅的淚水套眶而出,他似乎能感受到憶冰冷的皮膚。

  「傻瓜,能見著妳,還拿甚麼不緊!我不冷,擁著妳,我就會溫暖的。」憶連忙安慰悅。

  「悅,這是我們家鄉的青花玉珮,是我娘臨終時給我的,說我找到愛的人的時候,便交給她,玉珮會把我們連在一起的,一輩子。」憶從懷中拿出兩個青花玉珮,只是用青花瓷縛上簡陋的紅線而已,根本算不上是玉珮,只是一塊破玉。

  「這......太貴重了......」悅仔細打量那青花玉珮,就連碰也不敢。

  「傻瓜,這玉珮就是妳的了......」憶把青花玉珮遞給悅,悅連忙搖頭說不。

  「悅......妳是不想要麼?」憶按捺不住自己的淚水,嘩啦嘩啦的從眼眶瀉下。

  「不......不!我怎會不想要!只是......這塊玉珮我配嗎?你就給了我......那以後呢?你不愛別人了麼?你就只愛我了麼?」

  「我就愛妳,我就只愛妳,我真的打算跟妳一生一世,又有甚麼所謂!」憶舉起青花玉珮,「妳若是不收,我便把這玉珮摔碎!」

  「傻瓜......你這麼固執幹甚麼......我真的不值配這玉珮的......我.......我......」悅擁著憶,用力的擁著憶,「我就要跟爹爹上京了......我要嫁給別人了!我還配麼......」悅的哭聲愈來愈大。

  「妳......是說真的麼......真的麼......?」憶似乎不相信悅的話,恍惚的呆坐在木椅上。

  「憶......我真的很愛你,我很愛你。可是......」悅由大哭變成咽噎,「這......就是我們的命運啊......」

  憶沒給上反應。良久,憶擦乾眼淚,走上悅的面前,也幫她擦乾眼淚。他把青花玉珮放到悅的口袋中,輕撫著她的臉。

  「悅,我不是說了麼,我愛妳,就一輩子了,這玉珮,由我決定要給妳開始,我就從沒有打算要收回。我相信,這青花玉珮會把我們連在一起的。就算妳人在京城,妳的心永遠也寄居在我的心內,現在我替妳擦乾淚水,妳就好好看著我,牢牢的記著我,我也會牢牢的記著妳,我會的......」憶的淚水不自覺的滑下。

  「憶......我真的可以收下嗎......?」悅的嘴巴不抖擅抖。

  「悅,妳愛我嗎?」

  「我愛,我愛你。」悅把青花玉珮從口袋拿出,緊緊的握著,緊緊。

  老叟想起了從前,不禁再次嘆息。
  
  「悅,妳再不回來我就真的要走了......」老叟收起油紙傘。

  「憶,我走了......」悅不捨的望著憶,憶低頭不語。

  「憶,我真的要走了......」悅不捨的目光,模糊了些許,憶低頭不語。

  「憶!我真的真的要走了!」悅的眼中,憶的樣貌早已化開了,憶仍是低頭不語。

  「你就說句話好不......就一句啊!我想好好的記住你......你的樣貌我看不清了,我不是連聲線也記不著......憶啊......」悅無力的呼喊,憶仍是低頭不語。

  「你就應應我啊!」悅走上前,推了憶一下,卻不料撲了個空,憶一推便倒。

  「......!憶......憶,憶!甚麼了?你答我啊?你不是說要等我回來的嗎?」悅連忙上前摟著憶。只見憶面頰蒼白,眼神無光,唇若紙白。

  「你一定是著涼了......一定是上次等我時著涼了......這怎辦......你等我!我去找爹爹,叫他找御醫醫你......你等我啊......」悅擦乾淚水,轉身便走。

  「悅......」憶抓著她的手。
  
  「我不會有事的......我會活得好好的......我怎能只做你半輩子的伴侶呢......」憶無力的說道。
  
  悅放聲大哭。

  「就算我真的走了,我也不會丟下妳的,我們還有青花玉珮為信物啊......我們......會在......」

  悅不忍心再聽下去,轉身就走了。

  「自從那次妳走後,我就再也見不到妳了......妳過得好嗎?我都快到耋耄年了......」憶撐著油紙傘,慢慢的沿著青石街道走回家。

  「躂躂」的馬蹄聲再次響起,憶停下腳步,回首一望,原來只是別家的公子。
  
   「看來,我還是要等的,哈哈。」憶拿出青花玉珮,又再一次端詳一番,會心一笑,緊緊的藏在懷中。而梅雨,也不知在甚麼時候停下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