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童話說雨後會有一道彩虹 卻不曾說過它也會轉瞬成空
  • 629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還是那麼喜歡音樂嗎?(全文)

 有些人是不適合戀愛的,像我一樣。
 
我不知道是孤獨因此喜歡音樂的世界,還是音樂的世界使人變得孤獨。有時候,我覺得這是一個藉口,明明對現世漠不關心、對別人都鄙視、對什麼都看不順眼,於是假裝埋首樂譜,自建一個偽裝只有音樂存在的世界。
 
貼切點說,我不是不會愛,而是不會擁有。
 
記得去年新春,一位稀客拜訪我家。你說:「安仔,你又長高了不少,最近生活好嗎?還是那麼喜歡音樂嗎?」然後徐徐從袋子找拿出一封紅包,我連忙道謝,說了幾句祝賀的說話,順道跟你寒暄了幾句。我知道你很富有,因此總是覺得這封紅包頗有份量的。我想了良久,沒有回話,我大概不懂回答這個問題。「還可以吧!」最後吐了這句話,我見你眉頭間流露著婉惜,我主動問你:「怎麼?你會希望我喜歡音樂嗎?」「當然!」你這樣答我。我從沒有想過竟然有人希望我有堅持玩音樂,因為這份職業對於我的長輩而言,是不討好的,既沒有高薪,也沒有什麼社會地位可言。你的答覆,讓我對眼前這個五十多歲,臉上有錯綜複雜的皺紋的人,產生了一種莫名的好感。我不清楚,是因為你對我的夢想的認同,還是我欣喜自己找到一位可以傾訴的對象──一個對我過去有概念的人。
 
回想起來,當初為什麼喜歡音樂,是因為自小沒有人相伴耍樂,因此我總是比同齡的小朋友聽更多的歌。漸漸,我愛上了音樂。音樂對我這類人而言是諷刺的,因為音樂是需要認同的,需要知音的,「獨樂樂不如眾樂樂」,然而我的音樂,從來只有我自己一個人去分享,我的世界從來只是一個人的音樂世界。我身邊的人,不是年紀已過半百的公公婆婆,就是天天要為生活而奔波、而忙碌的母親。我不習慣擁有,在校園裡,我找不到一個能夠暢所欲言的對象;在家中,我習慣了自顧自的。因為外婆要買菜煮飯、打理家務,而當時外公還在內地工作,我未曾擁有過一個誰,讓我真正在乎過。我把內心閉上了,別人眼看我正常不已,我的內心卻比一片冰更易碎。
 
此刻,北風嗚嗚作響,我又回到了舊日的時光中,回到了八歲的童年去。我蜷縮著細小的身驅,在被窩裡打轉,迷迷糊糊,回味著舊時深夜在被窩裡聽電台的感覺。被窩是最溫暖最安全的巢。不知從何時開始,我習慣了以這種角度,跟世界相處。我閉上眼睛思想,我的思想就是我的世界。我的世界很美好,我獨自享受著平靜的安然,我不用為明天的事而擔憂,不用理會外間的風雨,即使多麼精彩好玩的玩意,都不如我享受一個人的深夜。即使外頭有多麼人對我厭惡、甚至憎恨,每當我戴上收音機,用被子蓋頭,我又回到我的主觀世界中。
 
我喜歡幻想,喜歡獨善其身的安然。有人可能會認為這是耍酷,有人可能會認為這是不合群,甚至是掩飾、逃避、鬧情緒,但無論如何,我從小就是一個這樣的人。也許,曾經因為某些緣故,使我稍為變得開朗,但當那些要好的朋友一個一個地離我而去,又或者從朋友變成另外一種形式的關係,我一直堅守的信念失據了,昨天的情感一再湧現,我又被過去的陰影緊緊地籠罩著。自身的改變,導致身邊人事的改變。我發現,自己不能再像往日一樣暢所欲言,跟知己朋友的話題減少,說話變得不自然了、有壓力了,做事也不像以前那麼認真了,不再如昨日一樣有衝勁、有鬥志了,整個人變得患得患失。
 
春節當日,我沒有把這些向你娓娓道來。這是我對音樂最純真的初衷,只是為了滿足自己的孤獨的內心,只是因為我被那些動人旋律打動,因而愛上它。我的音樂,從來都是簡單而主觀的。我能夠守在房間一整天,用結他譜寫一曲,然後再親自為它填詞,再向我幾個稍為親密的朋友分享。然而這樣的人並不多,更多的時候,我只是獨個兒寫好一曲,然後自己哼著,把譜放進抽屜內,我便能感受到一種莫名的滿足感。然而,不知從何時開始,我對音樂的熱誠減退了,我不能再滿足於孤芳自賞完成一首歌的心情。我渴望別人的認同,我渴望別人的分享。不是因為我喜歡炫耀還是怎的,而是完成一首歌的喜悅實在太大,大得我一個人根本無法盛載。我好希望,能夠有人分享到我的感動。我不願我的一生到尾,只有狼藉在書桌上的樂譜,而不是一段可以流芳百世的動人旋律。我知道它可以的,於是我以不記名的方式把它放在網絡,果然,不出數天,已獲多人的正面評價,我感到欣喜,同時感到悲哀。莫非一首明明可以受人推祟的好歌,要因為創作者不討好而令聽眾壓抑了對它的愛好?不久,我的電郵被一間音樂製作公司所轟炸,他們邀請我加入他們的公司成為他們旗下音樂製作人,當然,他們也打算買下我在網絡上上載的歌曲。我最後還是答應了,我終於「擁有」了一個名字。然後,自從我加入了這所公司之後,一切都變了,沒錯,他們都很喜歡我寫的歌,但對我的人卻很有保留。我真的不喜歡一個對我過去沒有認識而又只喜歡我的音樂的人。為何這裡沒有人能夠在欣賞音樂之餘,花一點時間,去了解創作者在創作背後所經歷過的故事。雖然我的作品得到認同了,像它本來應得的,而因為我的關係,我的歌好像沒有得到更好的待遇。我開始懷念,那時候,把歌曲上傳在網絡上,當別人還不知道歌曲的創作者是誰,能夠單純的欣賞音樂,而我又能夠透過熒幕,單純地為自己的歌曲備受愛戴而會心微笑,像我從小就喜歡在遠方用一種不是擁有的方法去愛我愛的人。可惜,那只是一個轉瞬即逝的過渡期。

這不僅是我對於音樂的態度,也是我對於戀愛的態度。

 
今天新春將至,我希望你會再次拜訪我家,那時候,不如讓你告訴我,到底我還是那麼喜歡音樂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