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童話說雨後會有一道彩虹 卻不曾說過它也會轉瞬成空
  • 629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別人的喝采聲

這條路很窄,兩旁種滿了楊梅樹,路過的人不多。然而,每逢平日下午四時始,附近的男學生總是會聯群結隊,揹著書包從這條路走向球場。間中,有三兩個女同學,相約到球場看比賽,她們有的是那些男生的女友,有的是純粹到球場湊熱鬧,有的則穿上貼身的排球褲,上身襯著一件普通不已的運動服,參加這場午後的體育盛宴。曾經,我也是他們的一份子,我總是在歡呼聲中專注,別人說我打球的時候樣子很認真。當時,我可沒有告訴他們,一個不被喝采的人,除了認真專注地打球,莫視身邊一切,我還可以怎樣呢?
 
這也是我回家的必經之路,因此我總得走過那夾雜著喝采聲的球場。我有時候不敢正視他們,深怕被他們的笑容牽動心情,我習慣在歡呼中走過那回家的道路。有時候,我會替自己感到不服,但想深一層,這些掌聲不是屬於我的。
 
今早,跟一個曾經一起打球的摯友經過當日的這個球場。由於附近的道路進行擴建,寬敞了不少,因此,我已經有多年沒有走這條路回家了,而是走公路旁的行人路,人比較多,也比較好走。只是,我同樣抱著一個緬懷的心,來觀看我們中學時期的主場。當日非常熟稔的我們,今天再次靠攏在一起,並肩走過那條開滿楊梅花的小徑。那些往事,就隨著楊梅花而凋謝,最後枯萎。你還記得那段只有我們欣賞自己的歲月嗎?自重讀以來,這所學校變得像不被我們所認識的。我慶幸你後來找到了一群跟你吃喝玩樂,有共同嗜好的朋友,能夠跟你閒來通通電,餓時吃杯麵。也許,我們的命運終究是有些落差吧!我真的很懷緬舊時,不是因為舊時比較高興,而是舊時世界,總是比較熱鬧,跟大伙兒的關係總好像比較親密,總有些什麼把我們牽在一起。你還記得我們每天午飯總是十餘人到酒樓吃午飯。老實說,飯是難啃的,但那種跨班跨圈子的友誼,不知你是不是也同樣惦念?雖然不見得彼此之間沒有是非,但是非背後,總有一份共同成長的理念在背後默默地支持。在彼此的眼神中,總有一個比較類同的過去,以及一個彷彿能夠一齊抵達的將來。
 
我們剛巧碰上兩所中學的籃球隊友誼賽,我倆交換了眼神,馬上踏進球場,坐在人群當中,假裝自己還是一個中學生。我看著兩隊的主將射球、上籃,場邊的歡呼聲此起彼落,我在一刻甚至覺得自己是他們的一分子,受著萬千女生的愛戴。我悔恨我的中學生涯並沒有留下這樣的掌聲,我也知道你不是清高得不在乎別人替你喝采與否,只是你沉鬱了,你青春的氣焰被現實撲滅了。
 
我越看越想打球,再次跟你交換了眼神,我倆向球隊借了一個籃球,跑到鄰場射球,我飛奔跑向籃框時,風迎面吹來的感覺,就像被幾百個女生擁戴的快感,就像青春重新灌注在這個身驅一樣。我享受這種在球場上奔跑流汗的感覺,彷彿不用任何思考,只要專注地把手中的球傳到隊友手上,或是投進籃中。我從來喜歡這種單純的體力消耗,不涉及感情。我當時很在狀態,得分連連,投籃很準,助攻也得到位。然而,即使我入球不斷,場邊的觀眾,目光只投射那個穿著七號球衣的王牌得分後衛,以及敵隊投籃頻頻成功的小前鋒。沒有別人注視的我們,還是繼續默默地把籃球送進籃中,繼續讓汗水流淌在臉頰上。此時,場內忽然鼓掌聲四起,眾人的歡呼聲響徹了整個球場,那一波接一波連綿不斷的喝采聲,使我對眼前的比賽失去了所有興趣。掌聲中夾雜著讚美的說話,從女生們的對話中我才意識到剛剛上演了一球精彩的阻攻。而我,那時候的抄截快攻得分,看來並不存在於每一個觀眾的記憶裡。
 
看著別人不為什麼地經常黏在一起,能夠毫不計較的大聲取笑吵鬧,我從來只得羨慕的份。即使曾經有過這樣的日子,記憶也不太完整,不足夠我獨力支撐只有寧靜陪我走過的一段漫長的歲月。那種兄弟之間肝膽相照的情義,一起泡女,一起浸淫在歡呼聲中的片段,從來只是我對於青春的暇想。
 
只是再不甘心,我好歹已經不再是一個中學生。夥伴嘛,囡囡嘛,不是我肯流血流汗就能找得回來。我用了六年時間去明白,原來身為一個控球後衛,最重要不是技術,而是讓人喜愛的魅力。我的人生,從來只是自己傳球給自己。到了現在,我已經不會刻意強求什麼,就當是自己天生沒有接受喝采的命就好了。我跟他們,只是隔了兩條邊界而已。我仍然看得到流露在球場上每個熱血少年眼中的火堆,我仍然聽得到場邊此起彼落的歡呼聲,我甚至能夠接觸到他們,把不經意滾來的球接住然後回傳給他們,只是我跟他們之間隔了一重厚厚的屏障,阻隔了他們的喜悅。
 
回程的時候,我一路沉默。我在想,而即使我最終還是沒有誰來為我歡呼喝采,至少在我放下一切瑣碎,披上球衣,在自己專注打球的時候,都已經享受了一個清閒的早上。那抹平靜的心緒,已經是青春對我最溫暖的擁抱。不經意地,我在思緒間,回到舊時,美好卻傷感。還好,慶幸我終於可以拂袖離去,不用困在一個只有別人歡笑聲的地方,不用承受任何遺留的傷痛。
 
「你今天狀況不錯呢!」你這樣對我說。我對你露出了一抹微笑,也許是因為你讚揚,也許是因為跟你共度了一個充滿友愛的早上。你,是我擺在心中最不捨的兄弟,現在我也只能滿足於一場這樣的球賽,反正,我倆的世界變了。
 
我後來升上了大學,發現大學附近同樣有一個附近種滿了楊梅樹的球場。也許真的到處楊梅一樣花,但我始終喜歡那楊梅花飄落的小徑。我覺得小徑的幽靜跟球場內的哄鬧,就像我跟他們一樣。旁邊的熱鬧和喝采聲,從來,都距我很遙遠。每想起球場上一個又一個堆滿在陽光下無比刺眼的笑容,就覺得自己變成一個年紀逾百的孤獨老人,深深不忿,卻又無可奈何。
 
但不打緊,我瞇起雙眼。「木哥!」我大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