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童話說雨後會有一道彩虹 卻不曾說過它也會轉瞬成空
  • 629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沒有手機的一天

我蜷曲在被窩裏,連自己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若不是陽光闖進來把我的雙眼撬開了,我想我定必長眠下去。


我揉揉被黏合的眼睛,第一時間拿起放置在枕側的智能手機,想看看朋友們的最新狀態,瀏覽一下討論區,相約一下今天的飯局,明天的酒會,後天的......


我按下中間的顯示鍵,這是手機唯一的鍵。


「咦?沒有反應?」我按了兩三次,螢幕還是黑黑的。


「難不成我忘記了充電?」我連忙找來充電器,小心翼翼的把它插在手機電源輸入的位置。


「喂?」我把電源插入後,仍然沒有反應。


「喂!」我把電池拆出來再次放進手機內,仍沒有反應。


「喂......」我把手機扔了一下,鎚了一下,依舊沒有反應。


我開始絕望了,看著這螢幕黑得可怕的智能手機。


良久,我略有所悟,反正呆在家裏也不能幹甚麼,乾脆省下發呆的時間,簡單的梳洗了一下,換了一套普通出外的衣服,連媽為我準備好的早餐也不吃,便匆忙的跑出門口了。


我拿著發黃的單據,仔細的看了一下地址,「旺角洗衣街......」,我猶豫了一會,拿出智能手機,想利用GPS定位系統編排出最方便的路綫。


「哎......若不是手機壞了也不會到那裏啊......我這是在幹甚麼。」我開始意識到「手機壞了」的訊息,鏗了一下自己的腦袋,把手機妥妥的放在褲袋裏。


「看來這是要自己找路了......」我登上地鐵,找了個位置坐下,看著地鐵路線板,喃喃自語道。


我瞄一瞄車廂外的環境,盡是黑漆漆的地道,而車廂內的,大多也是外出遊玩或上班的乘客。儘管他們的目的地各有不同,但他們卻十居八九,不約而同的垂下頭來,使用著自己的智能手機,有的看電影,有的瀏覽網頁,有的跟別人在聊天室閒聊。


顧盼左右的我彷彿成為了闖入這個屬於「低頭族」車廂的異類,我也很想低下頭來,查看朋友的最新動態,跟朋友在網上擺龍門陣,無奈我的手機卻不爭氣。


「罷了......」我再次拿出那螢幕黑得令人發噱的智能手機,也跟著他們垂下頭,假裝在用著。我覺得望著這手機的螢幕,雖然黑得恐怖,總比望著車廂外的地道,來得更有安全感。


半晌,我來到了旺角,找了地鐵站內的地圖,打算計劃一下路線,卻怎看也不懂。我花了十多分鐘的時間,仔細的琢磨了一下路線,終於找到了到達洗衣街的方法。我二話不說的奔出了地鐵站,卻忘了是那個出口,又返回了地圖旁再看一次,真是折騰得很。


又花了將近三十多分鐘的時間,我終於到了維修手機的店子,是原廠維修的。


「先生,您一定是一邊洗澡一邊使用吧,這是很危險的!」店員檢查手機後,立即指出癥結所在。


「啊......我想是吧......」我回想著,昨晚我的確一邊洗澡一邊用手機播音樂的。


「不要緊的,很快便好了,請先生您六小時後再來領機,謝謝!」店員開始忙著修理手機。


我放下了心頭大石,心裏倒舒暢了不少,走起路來也很是輕快的。


不消一會,我卻開始恐懼起來。六小時不能用手機,你不如推我下海,殺了我好麼?


「唉,反正也得認認附近的路,不然又當路痴了......」我在街旁的報紙檔找來了一份地圖,按著地圖內的路,慢慢的走。


雖然我有時也會跟朋友來旺角吃飯或聚會甚麼的,但大多也是靠著手機地圖的編排路線走,且一路上,大家也是垂下頭按手機的,根本不會留意身邊的商店路標。


我按著地圖提供的資料,遊歷了一下旺角,帶給我不少的快樂,有豪華的朗豪坊,具香港特色的波鞋街和金魚街,更有劃分為行人專用區的西洋菜南街。看著那些街頭表演,我在想著「我好像曾經經過這......」,從前,無論耳邊傳來甚麼的歡呼聲,喝采聲,我也沒有甚麼深究,只一味低頭對著手機的遊戲或討論區的話題,自顧自的「埋頭苦幹」,不料卻錯過了如此精采的表演。


我望著緊握在手的地圖,這是一份自己找路的滿足感。


我掃視了行人專用區的熱鬧氣氛,彷彿找回了當初到港的那份熱切的悸動。


驀地,手錶在「嗶嗶」作響,是提示我到店子拿手機的訊號。原來用慣了手機作鬧鐘,偶爾聽聽這原始的鐘聲,也挺新鮮悅耳,或是我一直也錯過了,這種原始的情懷。


取回手機後,我沿著之前計劃好的路線,不消一會便到達了地鐵站,甚至比之前手機提供的路線還要便捷。


我坐在車廂內,累得有點過份。我下意識的拿出手機,想按下開機鍵,猶豫了一會,還是把手機放回褲袋裏。


忽然,我眼角映入螢幕的光亮,是一名中學生,他好像正在跟朋友聊天。


「嗯。」「哦。」「啊。」「是的。」


聊天室內,總是有數句這樣的句子,是句子嗎?不,只是數個回應別人的語詞。


我想著,好像我跟朋友的聊天室也有很多這樣的語詞。想起從前跟朋友用簡訊聊天,每一個字,甚至每一個符號也得計算精準。一個短訊收費五毛,就只有六十個字元,多出了便得額外收費。現時利用互聊網,傳送給別人的,不是一隻一隻的字元,而是一堆又一堆的數據,彷彿失去了原本溝通的價值。這些年,我轉用智能手機後,也彷彿跟朋友失去了甚麼,是溝通變得不值錢麼?


地鐵到站,我鄰旁一連三個坐位的乘客也起來了。他們彷彿不相認識,也彷彿是一個家庭,一家三口回家的樣子。他們卻不甚交流,只對著手中的智能手機比劃。可能是我想多了,還是,我們應該正視這智能手機帶來的問題和矛盾?


地鐵繼續開出,到了葵芳站。這是一段露天行走的線道。從前,我只低頭使用智能手機,卻沒有留意這露天路線的設計。我走到地鐵門旁,望著窗外的夜景,雖只是走馬看花,卻有另一番風味。


窗外家家戶戶的燈火,彷彿正在提醒抬頭望著的夜歸人,「回來,這個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