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童話說雨後會有一道彩虹 卻不曾說過它也會轉瞬成空
  • 65419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無牌熟食小販檔(一個屋邨仔的小故事)

  
「來!」聽到門鈴的我馬上奔向那道破舊的木門前,從防盜眼中看了一眼,是妳。我隨即把門旋開,妳馬上露出燦爛的笑容。我看穿了妳的奸計,從妳拿在手中的零錢。「要我陪妳去吃東西嗎?」我也笑著說。「哈哈!還是你了解我,走吧!」隨即你便摟著我的手,疾步走過每家門前的老鐵閘。「喂!我還沒拿錢包呢!」我喝道。「管它的,我請你吃啦!」妳豪爽的說,並且用另一手搓揉我的頭。我喜歡妳的率直,喜歡妳那份想做就做的衝動。
 
一路上,我們如常嬉笑、如常無所不談。我們的身影穿梭在凌晨十二時的街道上,兩旁沒有佇立的街頭,只有從遠方平台照過來的柔光。我們順著柔光的指引,踏著輕快的步履,不知不覺來了這個午夜的美食天堂。妳從遠處看見慢慢升起的白煙,已經馬上鬆開我的手然後往那裡飛奔。我只好趕緊加快腳步追上妳。這裡鄰近巴士站,在這個小周末的午夜時分,這裡顯然相當哄鬧,跟沿路走過的街道映成一種教人溫暖的對比。魚肉翅和煎釀三寶的氣味迎面噗來,使本來沒有食慾的我也垂涎三尺。你曾經告訴我,「魚肉翅兩溝」是這個世界上最好吃的食物,簡直是絕配!沒錯,這些年來,我沒有一刻質疑過妳的說法。魚肉為碗仔翅提供了咀嚼的快感,同時碗仔翅給了魚肉一份豐富的濃郁。這種廉價的幸福,是我這輩子最引以為傲的資產。
 
妳曾經告訴我,妳父母並不喜歡的吃這些小販檔,一來不衛生,二來食物本身也不太健康,什麼魚肉翅、什麼煎釀三寶,不過是味精以及煎炸物,吃了對身體一點益處都沒有。你向我訴苦說:「唉,昨晚又給我媽發現了!我真係搞不明白,為什麼她就是不明白我們的想法,為什麼總是要吃得健康,我可是身體健康,吃再多都沒有問題!你看!」妳把那顆漲鼓鼓的炸魚蛋一口放進口中,剛好填滿了妳的嘴。我笑妳:「哈哈,妳看妳!妳現在連話都講不清楚了,哈哈!」我看見妳根本嚥不到的樣子,我忽爾覺得能夠在妳的身邊陪妳吃夜宵確實是一種簡單的幸福。我知道妳總是等到父母親都睡了,然後悄悄溜過來找我。我家確實比較方便,我只跟媽媽住在一起,而且她很多時候都是去當夜更的,因此為我們這段香氣撲鼻、互訴心聲的時光提供了有利條件。我舀了一口番薯糖水給妳,微笑說:「好了點嗎?」「好太多了。」妳也笑起來。「傻瓜。」
 
我們整整花了一小時,才把手上的魚肉翅、煎釀三寶、炸魚蛋、燒賣,還有那碗辣得要命的番薯糖水統統掃光。「不知不覺一小時了!飽得撐著肚皮!」你再次露出了滿足笑容,這是每次陪妳吃夜宵的最佳報酬。在妳身後那個充滿熱鬧和談笑聲的地方,妳的笑容為我在一聲聲「走辣」、「走青」、「多奶」、「甜醬」、「麻醬」、「少醋」背後築起一份溫馨。
 
那個陳伯、那個堯叔、那個糖水輝,他們每次看到我們總是露出格外可親的笑容,像錄音帶一樣重覆著一個問題:「你們兩兄妹今天也是『照舊』嗎?」一個個溫暖的微笑與那些撲面而來教我無法正常呼吸、阻礙我視線的水蒸氣,接二連三的感官衝擊,使我無法否定如斯場景的真實性。我們當然不是兩兄妹,我也不希望我們只能夠一直以兄妹相稱。只是,我從沒有表白的打算,要知道,這樣的生活已經夠幸福了,如果為了一個名份而要去改變現在的相處氣氛,實在沒有什麼必要。「魚肉翅兩溝」也可以是個兄妹的配搭。
 
「走吧!」我們一直聊,直至我看見第一部N車駛向巴士總站,我知道時候已經不早。「不好,我還不想回家!」她的嘴角微微向下,我知道事情沒有那麼簡單。「好!我陪妳坐到天亮!」我拍拍胸膛。「你說的,可別反悔!」你向我投以欣慰的眼神。「……」「什麼?美食街?這是什麼一回事?」我表現驚訝,妳竟然對我說,這裡將很快再沒有熟食小販。「聽媽媽說,新的屋邨委員會擬定在那裡建一條有規模的美食街,然後讓小販商合資擁有一個固定的舖位……」妳指向那片平地。「這怎麼行?這樣一來什麼街頭風味都蕩然無存了!」我表示熱烈抗議。然後一片沉默,我看妳的神情充滿哀傷,我是完全能夠體會妳的感受。我想逗妳笑,然而我卻無從入手。時間被一浪接一浪的人潮推著走,當我察覺到肩上有一份重量的時候,已經是凌晨二點鐘。我決定揹妳回家,可能因為妳吃飽了,我好不容易才把妳從小販檔聚集的地方揹回我們家的大堂。

「喂,安仔!」一把中氣十足的男人聲向我喊來。我隨即瞥向大堂的管理員,我皺起眉頭,示意他別作聲,免得把妳吵醒。只是,妳已經馬上醒過來,進升降機之後,我把妳半醒的妳放下來。我抬頭,望著升降機顯示樓層的紅燈不斷移近屬於我們的數字,我才開始意識到,幸福的限期已經逐漸逼近,而我有必要讓這些屬於我們的美好回憶延續。我知道,妳滿足的笑容,並非真是只是因為填滿了肚子,而是愛上了那份黑暗中人們聚在一起的熱鬧,以及白煙緩緩升起時,我在妳身邊,陪妳笑著度過的每個深夜。
 
「喂!」我望向她。「嗯?」妳瞇起雙眼看著我。「那個……我想將來妳搬來我的單位住!」說畢我感覺自己雙耳通紅,我不敢正視妳,更不敢凝視妳,我害怕從妳的眼晴裡讀出一個傷心的答案。「叮噹。」升降機門打開了,我帶著滿心抖顫再一次望向妳,我看見妳的嘴角微微上揚。我本想就此斷定妳是答應了,只是我看著妳這張睡眼惺忪的臉,我實在沒法確定妳是否真的聽得見,也讀得懂當中的意思。

 
「雖然,那些無牌小販檔有天終要跟時代劃上句號,然而,在我能力範圍以內的事情,我還是想好好握緊。我想向妳確定,每個妳睡不著覺的夜晚,來按我的門鈴吧!無論是現在的小販檔,還是將來的美食街,走多遠的路我都會陪妳去。無牌小販檔,那個陪伴我們成長的地方,我留不住,但我還是希望能夠把這些美好的時光延續,以另一種形式。」我對自己這樣說了。
 
無牌熟食小販檔,早就牢牢地住進我的心裡。也許,根本毋需一個正式的交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