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童話說雨後會有一道彩虹 卻不曾說過它也會轉瞬成空
  • 629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時差之二(試前練習)

我從睡夢中悠悠醒轉,樓下還隱約傳來林鳥的鳴叫,我瞥了一下床頭上的時鐘,鐘面上的左手方呈著一個可愛的直角,「還早呢......」我打了個呵欠,喃喃自語到。

半晌,我打開了妳的通話視窗,看到妳十一時三十分給我的信息。

「哎!今天下大雨哩!真不走運啊!我還打算到海灘曬曬太場哩!」信息還附有她的一張自拍照,背景是烏雲密佈的天空。

「當然哩!今天是清明節啊!難道你不曾聽說 「清明時節雨紛紛」麼?」我立即回覆她,還加了一個開玩笑的表情符號。

「嘎?清明節?我這邊沒有清明節啊......」她這樣回覆道。

「啊......是呢,妳們那沒有清明節......」我望著窗外,正在陽光普照。

清明節並沒有預期的碎雨,竟是陽光普照的一天,刪減了不少所謂的節日氣氛。

對啊,妳們那沒有農曆新年,沒有清明節,沒有勞動節,也沒有甚麼佛誕,已是數年前的事。

我猶豫了一會,回覆道:「不要緊吧,我這邊陽光普照得很,我拍照給妳作補償吧!」我拍了窗外藍天給她看,看得她生氣得很,就乾脆不理我了。

「甚麼嘛......你不是想曬太陽麼,就先望梅止渴吧好麼?」妳回覆了一個大哭的表情符號,我無奈,唯有覆道:「我現在出去多拍幾張給妳吧!妳等等好了。」

我隨意挑了一套衣服,梳洗後便出了門口,才不過十分鐘的事。我想把我這邊的一切都拍下來,用照片在妳的腦海內建構一個只有我們倆的虛擬城市,彌補我不能在妳身邊的遺憾。不管晴天,雨天。

我一邊跟她聊天,一邊拍照,把沿路拍下的都傳送了給她。開了聊天視窗,我拿著手機,彷彿就像緊握著她的手。

我不經意的走到了碼頭,來到了熟悉的海旁。我撥了個長途電話給妳,妳一接聽便駡道「欸,說多少次了,打長途電話很貴的啊......」

「妳能聽到嗎?這沙沙的聲音......」我使她噤聲細聽。

「欸,你又到海旁了嗎?你不是說待我回來才跟我一起去的嗎?你食言啊......」

「我現在不是跟妳一起了麼?妳現在不是也能聽到了麼?」我開玩笑的說道。

我輕輕靠著碼頭的欄杆,跟她一邊聊著,一邊聽著那海水打岸的沙沙聲。她好像就依偎在我的懷抱,聊著彼此的心事,細說互相的愛慕。

不知怎的,背後漸漸感受到微弱的熱力,原是日落西斜。我趕緊掛線,切換成相機功能,也不管她傳來的信息,只使勁的拍了百多張日落。

良久,夕陽落盡,天邊蔓延著一抹又一抹的紫霞,染紫了成個碼頭,一切也如此熟悉,一切也如此接近。我們分別的那一天,夕陽還沒落盡,妳便一言不發的離去。

四周染紫了,染黑了,從前和現在,也是只有我一個人。

「我發給妳那張日落,美嗎?」我就只選了一張給她。

「美啊......可是那男孩的背影太寂寞了。」她打了一個難過的符號。

「那妳有甚麼好的建議呢?」我半開玩笑的說道。

「加上這個吧!」她傳來了一張照片。

一個燈火通明的夜晚,如同白晝。一個長頭髮的女孩靜靜的倚著窗台圍欄,望著不遠處的悉尼大橋。悉尼大橋五光十色的夜燈顯得那女孩的背影有點單調,有點落寞。

我們就在那單位的窗台,在落日的渲染,望著那尚未亮燈的悉尼大橋。我們相擁而喜,相視而哭,一切也毫無違和,一切也如真實的一般。

我合上手機的保護套,仰望夜空灰白色的飛機雲。縱使,愛,讓我們如此靠近。我們之間,仍橫豎著一條不能橫跨,只能飛越的經緯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