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童話說雨後會有一道彩虹 卻不曾說過它也會轉瞬成空
  • 65695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只有男生的四小時

考生來了又走,走了又來,我還是一個女生也看不見。
 
剛巧,妳從我身旁走過,我把妳叫停,並問道:「妳是在這裡考試嗎?」「不是呢!這所中學今天只有男生赴考。」我驚託的望向妳:「真的嗎?」我心想,這回有夠受了,全男生耶!我環視四周,這裡至少有幾百個男生,可以說是一個集中營,拒絕了異性的來訪。我怔怔地看著眼前的環境,為這個只有男生的地方感到徬徨無措。「無論如何,加油!」我向妳笑道。「你也加油!」妳說。
 
自幼稚園起,我的世界早已存在著兩種性別。曾聽說過,讀幼稚園的小朋友很多時候都會對同性產生好感。因此,我們總是男歸男,女歸女,就像是兩個性別互相排斥的。這種現象,到了初小,便更加明顯了,身邊出現了一個又一個的小圈子,這種主要圍繞著性別的小圈子,男的離不開戲弄女生,女的離不開背後對班中那個那個評頭品足,似乎這種性別的定型,早在小學時已經出現。後來,上了高小,男生和女生之間的界線漸漸模糊起來,兩性開始相交。投緣的,以男生而言,也許每天處於面子和感覺互相忐忑的心情,先要顧著旁人的目光,後要爭取對方的注意。因此,他總是經常挖苦他心愛的女生,骨子裡只是不懂如何表達自己的愛,才透過這樣的方式來演繹。而女生,我實在不太清楚。
 
小學畢業後,有的男性朋友暫且告別了一個男女混雜的地方,就讀了區內的男校。曾經,我坦言自己也是受大眾傳媒喧染的一分子,認為男校不但對學業成續沒有顯著的幫助,更會因為缺乏跟異性溝通的機會從而礙阻了正常的個人發展。我在男女校待了七年,我本來以為這樣的一個相處模式是最好的。然而,我錯了,當我走進這所男孩時,我看見一大群男生各自成群嬉笑怒罵,在他們身上,我竟然隱約地看見一個個沒有修繕的笑容。他們有的在談籃球、足球;有的在認真討論試題;有的互相搭著肩暢談心事,像是向一個老朋友訴說這些年來的愁腸似的。那裡,為他們提供了一個能夠暢所欲言的空間,享受短暫的無拘無束,把鬱在心中多年的稚氣,在這個只有男生的空間,盡情地抒發,哪管大門外,又要面對哪一個世界。
 
手錶的指針指著上午的八時十五分,是我們一眾考生的報到時間。學校共有六層。除禮堂外,還開放了三十二的班房讓學生應考。整個操場都是男人的氣味,向著樓梯與禮堂的正門一湧而上。我就像回到幼稚園的操場一樣,眼中只有一個又一個的男生,以及他們一個又一個的率真笑容。我沿著樓梯走上應考的教室,沿途跟友人閒談著。此刻,無論是好的男孩、壞的男孩,都只剩下一個模樣。我們在擁擠的樓梯上,以緩慢的步伐來感受這個時刻。我忽爾很享受身處於他們的當中,成為一群男生中的一分子,就像昨天一樣,對抗著女生們的蜚短流長。
 
「考試正式開始…」聽到考官的宣佈後,我們所有人都一起在埋頭苦幹。我被考卷扯到另一個時空,我彷彿專心至一個我從來不敢想像的地步。也許,是因為我不用理會旁人,更重要的是,這裡只有男生,我們大可放低掛在臉上的成熟,不用考慮衣服的配襯,不用考慮一個神情動態是帥是酷與否,不用注意外表,這些一切,都是公開試賦予我的,也是眼前這班男孩賦予我的。不知所何時開始,我戀上了這個公開試,彷彿透過眼前一個明確的任務,我們忘記了一直以來所矯飾的東西。進入中學後,身邊的人變了,為異性改變了。我不清楚他們這樣的成熟在成長過程中是否必須的,也不清楚他們自己有沒有察覺到,當跟異性接觸的機會多了,身邊的麻煩事就多了。我們的原貌,彷彿只能夠透過一些這樣的活動來再次被喚醒。
 
考試結束了,只有男生的四小時也結束了。我懷念這一張張單純的臉,懷念以前那個還沒有因男女之情而充斥著蜚言流語的世界,懷念一幕幕滿腦子渴望戀愛的片段。
 
我不知道,離開了這個大門,我們又會變回哪個樣子。只是,那個路過的女孩,妳,我們本來可以試著做朋友的,就是因為由男校所劃出的界限,我們只能含蓄地為對方說一聲加油,然後妳有接著的路要走,這不同樣是一種可惜嗎?始終,人還是要戀愛的,人還是要長大的,人還是要為了下一代好好活下去的。
 
這四小時,已經足夠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