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童話說雨後會有一道彩虹 卻不曾說過它也會轉瞬成空
  • 629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繁華都市下的荒涼

  高速公路上,一輛初製限量版的銀白色「奔馳」在極速的奔跑著。初製版「奔馳」是奔馳汽車集團模仿八十年代的「奔馳」設計的,現時全球就只有不足十輛的初製「奔馳」。
 
  車子在奔跑著,卻沒有任何喘氣的聲音,若不是擁有獨特坑紋設計的輪軚濺起路上的積水,恐怕路上的司機們也分不清是車還是鬼。各司機在倒後鏡中看到這銀白車的「奔馳」,無不讓位,或是讓路,生怕刮花了這有市無價的珍寶。
 
  車內的後座不算寬敞,卻放置了一台三十吋的液晶體電視。座位上坐著一個架著金絲眼鏡的老年人,他一邊看著電視,一邊呷著上星期在藍山拍賣會中競得的心頭好,價值二百萬港元一百克的「貓屎」咖啡。
 
  他呷了一口,「呸」一聲的吐了出來,便跟前位的秘書說道「這咖啡豆差一點火候,丟掉了,我明天不想喝到這樣的咖啡。」
 
  「好的,李先生,沒問題,我待會就去辦妥。」秘書殷勤的回應道。
 
  良久,「奔馳」駛過高速公路,到了位處市中心的黃河大廈。
 
  「吱」的一聲,車子在駛進黃河中心停車場時突然剎停了,原是有一些雜物在擋路。而椅板上的咖啡,亦因這突然的剎停而瀉出了杯子,一滴一滴的,滴在李先生的蛇皮皮鞋和真皮腳踏上。
 
  「秘書,待會出一封解僱信,給這混蛋司機,連車子都不會駛,回去跟老爸要飯吃吧。」李先生一邊下車,一邊若無其事的說道。
 
  「李先生,給個......」
 
  李先生愈走愈遠,而椅板上的咖啡仍一滴,一滴,一滴......
 
-----------------------------------------------------------------------------------------------------------------------------------------  
  一滴一滴的雨水,把允行給冷醒了,他一邊瑟縮著身子,一邊無奈的望著因大風而吹破的屋頂。
 
  「又屋漏了嗎......昨晚才補好的......」穿著白色背心,黑色運動短褲的他一邊喃喃自語,一邊想到樓下的公共廁所洗澡。
 
  允行摸黑下樓,卻不慎踩到躺在階級間的死老鼠,險些便送了命,幸好他抓住了露出的舊電線。
 
  梳洗過後,允行穿過後巷,踩著食肆排出的污水,很快便到了鄰近的茶餐廳,要了一杯「茶走」。等待的同時,他不忙看看茶餐廳內的窄屏電視,就連新聞的標題亦因接收不良而看不清楚。零星的雪花,伴著沙沙的報道聲,儘管如此,允行亦看得不亦樂乎。
 
  「奶走!」伙計大聲的說道,允行亦依依不捨的向那台電視道別。
 
  他走了幾個箭步,便到了他上班的貨櫃碼頭。他聽說今天要到市中心的黃河中心請願,原本他想穿得得體一點,但因連日的靜坐和罷工,他一點收入也沒有,只得穿著藍色的膠人字拖鞋,隨大伙步行至黃河中心。
 ------------------------------------------------------------------------------------------------------------------------------------------
 
  在黃河中心頂層的會議室,李先生正在與其他公司的代表在磋商。
 
  「關於碼頭工人要求加薪一事,本集團絕不會妥協,你們看著辦吧。」李先生翹著手臂,轉了一轉他的真皮油壓椅,緩緩的說道。
 
  「工人們已經罷工了十數天......今天還到這請願......恐怕......」商會的代表帶點口吃的說道,連聲線亦帶點顫抖。
 
  「全解僱了不就行了麼?他們恃著甚麼要脅我?你們是帶著人情味做生意麼?」李先生仍舊在翹著雙手,但語氣卻震懾全場。
 
  「這......我們......」眾代表面有難色。
 
  「你們甚麼?回去跟他們說,要不繼續打工,要不就不要做了,別恃著賣幾分勞力就跟我談條件,他們只是給我打工的奴隸。」李先生示意他們離開。
 
  他們走後,李先生獨自走到會議室的大型落地玻璃旁,欣賞他打造的寵大商業王國。他看著這高低有致的購物中心和甲級商廈,就像是一個物類繁盛的熱帶雨林,而高速公路,就像是分流交錯的河道。站在這熱帶雨林的最高處,看著自己打造的藝術品,他特別心擴神怡,就像在呼吸熱帶雨林內的高純度氧氣般。他也不禁咧嘴而笑,笑聲迴盪著偌大的會議室。
 -----------------------------------------------------------------------------------------------------------------------------------------
 
  「還我金錢,還我人工,我要加薪」碼頭工人們一邊高叫著標語和口號,一邊緩緩的步行到黃河中心。
 
  黃河中心與碼頭只有數里之隔,但整個氣氛卻迥然不同。置身於繁華的市中心,到處也是裝了反光玻璃的高層大廈,而四周的道路竟潔淨得有點誇張,與滿臉污垢的工人們格格不入。
 
   允行本以為自己一直身處在荒涼的沙漠,但四周的商廈正在告訴著他,他正身處在無垠的石屎森林,但這森林,竟令他感到壓迫,他彷彿看到自己的身體,自己的靈魂,正慢慢流失在這石屎森林之中。這石屎森林釋出的氧氣,竟令他感到窒息。
 
  在叫囂聲的籠罩下,允行也回了神,彷彿也找到抗衡窒息的方法。他們一行人到了黃河中心的門外,允行看到黃河中心高聳入雲,每層也燈火通明,在他眼中,這是一道能看清這城市的光梯,卻可望而不可即。
 
  他凝視著光梯的頂部,他想看清楚,這城市是繁華下的荒涼,還是荒涼下的繁榮。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