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童話說雨後會有一道彩虹 卻不曾說過它也會轉瞬成空
  • 629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追憶的夢


  我喜愛做夢。在夢中,世界會圍繞著我而轉、事情都依照著劇本而行,我所想的就是世界的真理。我做過無數的夢,恐怖的、溫馨的、感人的;但是有一種夢我從未做過--回憶。

  我討厭過去,過去是一種枷鎖,它只會把我鎖在永無止境的痛苦裡。過去,並沒有任何值得留戀或是回味的東西,因為它已成過去。要是我回想起,昔日與同學們、朋友們有說有笑的共聚一堂,我並不會感到欣慰,感到的只有可惜和失落。因此我討厭過去,討厭已成過去的人和事,所以只要是與過去有任何牽連的,我統統都不會接受。

  可是,即使這樣討厭它的我,也脫離不到命運,畢竟這裡並不是我的夢。

  今天,我如常於晨曦時份起床,梳洗後出門上學。校園生活與我的夢是成反比的,在夢中我是一位英俊瀟灑的少年,每天都過著美滿的生活,在家時總有著姐姐們照顧著我,在外時亦有著朋友們陪伴著我;但是現實中,我只是一名平平無奇的高中生,每天都重複走著昨天走過的路,經常躲在家中窩進被子內做夢,回到學校也只會獨自一個躲在角落無所事事地做夢。對我而言,只要有夢我就足夠了,夢是我的一切、是我的依靠、是我的生命。

  然而,夢卻背叛了我,如同那記憶一樣。

  我突然身處於一輛七人車,左右兩旁有兩位年紀比我稍大一點的少女,而前座則坐了兩位中年夫妻,男的在駕駛著,女的在打點著什麼似的低著頭。窗外佇立了一座座的矮樓、小屋,我俯瞰著遠處被夕陽染紅的街道,輕輕的唸起一首小曲。這樣的輕鬆的夢境,往往都是一個伏筆,我數年來做夢的經驗告訴我,我必須盡快清醒,但我控制不到自己。果然如我所料,這樣輕鬆的時光持續不了多久,就在接下來的瞬間,突如其來一輛高速行駛中的跑車裸露於我眼前,霎時間車內的時間彷彿停止了似的,寂靜得令人可怕。回過神來,害怕得睜不開雙眼的我,只感受到顫抖的全身都被一股溫暖所包裹著,不知所措的我只好拼命地睜開雙眼,然而再一次映入眼廉的,只是人煙稀少的課室。

  我透過旁邊的窗子俯瞰外邊的街道,同樣是被夕陽染成紅色,卻尋覓不到剛才夢裡的那份溫暖,接著我只好收拾好東西,再踏上重複的路。

  在回程的路途中,我不斷拼命去回憶剛才夢裡的角色,但是誰也記不起。過去,這夢也成了過去,縱使我千方百計去追溯,到頭來也只是一片白茫茫的過去。所以,我討厭過去。過去會剝奪我的一切、我的感情、我的生活、我的同伴。

  回到家後,我二話不說就躲進自己的房間,用棉被蓋過自己的頭,渴望能夠尋回剛才夢的下續。然而,我被房間外的聲音嘈吵得難以入睡,所以我只好不耐煩的步出房間,去找那令人煩躁的聲音源晦氣。我走近客廳時,發現音量越來越刺耳,然後我氣沖沖的走近到門前,準備發功之制,卻突然聽見一段令我深感疑惑的對話:「自從車禍後,他就失憶了,連自己的家人已經……,而且自那天開始,他每天都獨自一個……」。突然我的心臟像被數千支銀針同時貫穿似的,痛得連聲音也發不出,全身乏力且顫抖起來。不知為何,總覺得有一件物品會令我得知這一切的真實,剛才的夢也好,剛才那番話也好……現在,我只好盡最後一分力,以牆壁借力來爬回自己的房間。

  我拼命搜索房間內的全部抽屜,為的是一張有我在內的合照。但全都找了一遍卻沒發現那張可能是唯一希望的線索;在我準備氣餒之時,我掀起棉被,眼前的是一張與剛才夢境完全相符的人物和我在內的照片。我凝視著這寶貴的線索,然而我並沒有任何感覺,那時候所感受到的溫柔、溫暖都不存在於這冰冷的照片內。接著,我嘆息了聲:「果然是過去。」

  清晨的陽光從窗簾間照射在我眼皮上,一道道光刺痛我的雙眼,但我並沒有放棄去做夢,我別過身子,面向牆壁處繼續我夢的延續。

  適合我生存的地方就只有夢的世界,因為只有那裡才有我的存在。

  受到剛才陽光的影響下,夢也變得陽光普照。這裡是滿載溫馨的家,在四方八面受太陽的呵護底下,縱使家中開著空調,也異常地感到有點熱。而我身旁的兩位姐姐早已因太陽的熱烈關懷而只穿上薄衣和短褲。今天是休息天,在目前情況來看,我和兩位姐姐都沒有什麼預定,所以我們都不約而同的邀請大家去遊玩,最後我們貌似一致認同去游泳。接著,我回到房間,準備出門的物品……

  「可惡的陽光,擾人清夢!」正當我在夢裡準備出門的物品時,不知為何現實中我的身軀轉了回去,正面截擊令人煩厭的太陽。所以,我只好掀起棉被,將棉被蓋過自己整個人,然後再一次進入夢鄉。

  突然,映入眼廉的是一個大型的游泳池,而在我左右兩方則站了兩位泳衣少女。左邊那位少女留著黑長秀髮,深黑色的眼瞳,穿著與髮色相同的比堅尼,剛好襯托出其身材之美;而右邊那位則留著黑短髮,同是深黑色的眼瞳,穿著一件比較普通的彩紅色泳衣,突出了其可愛一面。帶有點色瞇瞇眼光看得目瞪口呆的我,瞬間被她們付予了神聖的兩巴掌。回過神的我,連忙低頭向她們道歉,並加多了一句:「很適合啊。」,她們溫柔的輕輕地撫摸著我的頭髮,以表謝意。接著,我們一起到了各個泳池區遊玩,當中最刺激和興奮的當然是滑水道,我們三人一起走進同一條管道,互相依靠著對方,然後一起滑下去。雖然由頂滑至底都只是不足十秒,但當中的快樂是無與倫比的,是我至今都從未有過的。

  可惜,快樂的時光總是轉眼即逝的。眨眼間,眼前的景色又回到了平常的房間,看著虛無的天花板發呆的我,突然發現自己雙眼漸漸滲了些少淚水,我嘗試拭去它,它卻越滲越多。這樣開心得流淚的情況,我還是第一次遇上,可是現在我逐漸變得失落。我開始懷疑,自己是為了什麼而流淚,是開心?還是痛心?

  夢是為了什麼而存在、我又為了什麼而做夢……

  我開始對夢感到困擾,我不敢再做夢,不敢再返回只屬於我的世界,那裡理應按照我的劇本而行,但是它已經脫軌了。明明是與以往一樣令人開心、令人欣慰、令人幸福的夢,但現在我卻為了它而流淚。

  可是,縱使我如何地不想做夢,但命運始終不肯放過我。夢還是做了,但這次我明白了夢的真正意義。

  漆黑的環境包裹著我全身,但我毫不畏懼,反而有種令人安心的氛圍從黑暗中散發出來。摸不看情況的我努力地睜開雙眼,但其實我的雙眼早已敞著,只是周遭的環境過於昏黑。隨後,我稍微用力伸手推開身邊的東西,突然有一線夕陽的曙光從右上方給予我指引,然後,我加大力度再推,映入眼廉的是,痛愛著我的姐姐。姐姐被我推開而向後倒,我連忙接過輕浮得像脫了水的身軀,接著,我別過頭去看有著略有點重的背脊方向,另一位姐姐軟弱的一臉則盡露眼底,我驚訝得整個人僵直了。兩位姐姐為了保護我,而利用了她們那纖細的身軀捨身擁抱著我,眼見虛弱得臉面蒼白的她們,我卻愣住了。時間彷彿再次停頓了,接著,我失去了知覺。

  我討厭過去,但我更討厭忘記過去的自己。

  滿臉淚痕的我睜開雙眼,看著依然虛無的天花板,輕輕說了聲:「多謝。姐姐,我愛妳們。爸爸、媽媽、姐姐再見了。」我拭去臉上的淚珠,抹去臉上的淚痕,梳洗妥後,繼續踏上上學的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