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童話說雨後會有一道彩虹 卻不曾說過它也會轉瞬成空
  • 6587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愛情裡沒有過客

如果這裡不曾有相遇,這裡就沒有心痛。
 
那一晚上回家,心裡好不如意,躺在床上,良久沒有睡著,對於即將離開的人。
 
好像最近特別流行海外留學,連妳都走了,那麼留在香港的人就不多了。
 
小時候,我永遠是一個主動者,主動的愛著,主動的爭取著,機會從來都不會從天上降下來給我,遑論我可以去糟塌這些機會。愛一個人,往往付出了比別人多一倍的努力,最終還是無緣開展一段戀情,因此對於受傷害,我可是老手,大概已經找到自我慰藉的方法。我總是在想,像我這種人,有人喜歡有人愛已是萬幸了,別說要去割捨。我從來沒有想過,我有能力傷害一個人的心,更沒有想過,我會去傷害一個人的心。自小身為一個被害者,我也許已經習慣了被人唾棄、被人傷害的感覺,然而我卻很不習慣去傷害別人。原來傷害一個人,比被人傷害更心痛,尤其是當你傷害的,是一個相信自己、相信愛情的人。因為對方受的這種傷害,這種失望,不僅是對於我的,也是對於愛情的。我喜歡去愛人,是從少就缺乏別人的愛,因此我反而更想要賣力去愛別人。我傷害了妳,也讓自己一直所深信的愛情變了質。我背叛的,不只是妳,而是愛情。
 
如果可以,我再一次去選擇,我會如何去選擇我們的命運?還是會開展一段關係嗎?明知道最後終究要傷害你。我想:會的。即使是傷害,但回憶是真的,妳可以選擇不承認那是愛情,但我選擇相信。愛情,不一定只有妳心中所想的永恆這種形態,也許相愛有時候只是剎那的光輝,只是一瞬間心動的感覺。不過,愛情,也可以是永恆的,只是我不喜歡這樣用永恆去詮釋愛情。愛情,我視之為一種感覺。相愛,就是彼此都有這份感覺。然而,愛情,加上經歷、了解、磨合、時間,於是它會昇華為一份愛,這份愛,才是永恆。妳也許會問我,為什麼我硬要把永恆從愛情中抽離?這根本不符合妳的價值觀。很簡單的,我只是想說服妳,說服妳相信自己曾經被我愛著,相信那段回憶的我們是真心真意地相愛過,同時接受一段愛情不能終老。
 
回想起來,那好像真的只是一場夢,但這場夢是真的。陰錯陽差,妳選擇了這個城市,亦是因緣注定,來到香港這個繁華都會城市。一切是那麼突兀與偶然,仿若一場荒謬的舞台劇。於是,在今季寒冷的香港,妳跟隨著季節的步伐,踏出這繁華花花世界的都市邊緣。曾經的妳,也許曾告訴自己,這個都市將只是妳的過客驛站,是妳豐富人生旅途中的一抹彩虹,只是一個象徵文明秩序的名詞。到最後,也請不要讓它改變妳的一生。其實,在這裡所發生的事,本來就跟這個都市無關。恨我,可以;但請妳不要恨這都市,就像請妳不要記恨愛情一樣。愛情從來都是單純而美好的,至少我會這樣相信。如果把人分成浪漫派和現實派兩種,那我無疑是浪漫派的,因為我選擇相信愛情,因此把永恆從愛情中抽離,免得愛情這二字背負了太多現實的殘酷,像我今天對妳所做的一樣。一個相信愛情的人,又怎麼願意傷害另一個因為自己而願意再次相信愛情的人。儘管我們同樣是相信愛情的人,但我們對愛情有著不同的定義,站在妳的定義上,我是不配跟妳說「愛」的。如果回憶和愛必須二選其一,那請妳選擇愛,那麼妳就讓時間把回憶慢慢沉下去,屆時那短短的時光也只會是妳不幸遭遇的一小撮。妳摒棄了回憶,但妳挽救了愛。
 
假如妳最終選擇以一個「騙」字才形容我們的過去,想要變成一個冷靜而成熟的女性的妳,請善用這些傷痕,它們會為妳帶來妳意想不到的美麗。也許未來,妳會找到懂妳疼妳更好的人,下段旅程,我不知道妳將會漂泊到何處,但我必須回家了,我必須在一切還沒有來不及的時候去挽回我心底深處的一片矇矓月色,那未必是最美的,但那抹柔和的月光就像漆黑中的明燈,把我照成妳昨天看見的那個模樣。我也許將來一天會後悔的,我也許堅持和妳的愛情最終會修成正果的,但此刻,我必須回家,哪怕換來的只是每天的謾罵和爭執。也許即使我回家了,家中的人也許已經變了,我最放不下的人也許早已死掉了,但我總不能一直漂泊。即使那些細微的浪漫點滴,可能還及不上妳我之間的一半,但我在決心移民之前,我還是想多給自己一次機會,好好守著這個家,守著一幅我曾經非常認真去畫的畫,守著一個等待復活的軀殼。請妳原諒我的過失,也原諒愛情,在妳看不見的天空裡,有很多妳不知道的事。
 
請原諒我把妳的愛沒收,我不會辜負妳給過我的一切。我一定會因此而努力,守護著往後每一段跟愛掛勾的關係,好讓妳知道,妳不是一個過客。我知道,我們也許不會再見面了,但我想給妳一個擁抱,來告訴妳一切都是真的。
 
香港,是一片沿海地帶。有人寫過,「在沿海地帶放逐我的愛,孤單也很精彩,我相信我們都有該去的未來,不該在原地徘徊。」
 
我永遠不想用一句對不起,一聲抱歉,來總結一段感情、一段關係,因為我不會承認,那是一個錯誤。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