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童話說雨後會有一道彩虹 卻不曾說過它也會轉瞬成空
  • 629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心照

這是回家的途中,我在想,如果一個人,對過去的歷史沒有認識,想進入我的世界,還是最好來看我的文章。我已經有很久沒有為了去解釋自己而去寫一篇文章,我不喜歡跟人家交代我的情緒和感受,我覺得感受太赤裸,有時候只會顯得俗套濫情。我忽然覺得,即使我的過去多麼的殘破不堪,我還是希望身邊的人知道我的過去。

話說回來,我現在這隊樂隊的鍵盤手,就算我對你有不滿,我都不會在你面前說你,因為這是你阿!我怎樣看你其實一點關係都沒有,自得其樂不就好了嗎?我說實在不介意跟你相處,不介意跟你玩band。也許我們的處境相同,但我是一個多愁善感擅長用文字堆砌自己主觀世界的人,我的思緒狼藉在心頭,複雜而零碎,怎麼可能用三言兩語去釐清。引用王貽興和少爺占寫在書中的一段話,少爺占他這樣寫給王貽興:「我決定用藉口推掉一些工作,為甚麼要用藉口呢?因為我發現全世界的人都不會明白思考也是一種工作,沒有人會明白這個世界上創作人是要像會計計條數一樣坐在家中對著白紙寫呀寫想呀想才能想出一個答案來。」然後王貽興這樣回覆:「我很明白你所講的醞釀。沒有從事創作的人不可能理解創作人需要的那種空間,醞釀之必要,是何等重要。我理解此為沉澱之時刻,還讓平日有意無意收集的資訊和感覺慢慢在你腦袋這個大瓦煲裡浮游,結成鋪在湯上的油星,讓下面某些東西融解消化,或者,把影象、事件與個人感受攪拌連繫。」

每個人都希望保有自己的空間,至少我是這樣。我不想花時間去講,因為我覺得我跟你是兩個世界的人,但我們是朋友,並非情侶,兩個世界的人還是可以做拍擋,還是可以好好地相處。我喜歡一些對我過去有概念的人。我是一個很念舊的人,不是新的不好,只是我太戀舊,所以當下的事情我根本不會在意,因此我很喜歡用那種從容輕鬆的心態去面對。你認為我們的同學不好嗎?我認為他們很好。只是,你從一開始就戴了有色眼鏡去看人,你卻覺得自己特別的成熟,跟他們聊不上話,但有沒有跟他們真正的去認識過,有沒有嘗試張開眼去看一片斑斕星空?我和你,只是剛巧在白雪紛飛的冬日裡相遇,你看見我與友人並肩的遊走在這喧鬧都市,你覺得我們和這都市格格不入,就像你一樣,你因此而找到同路人,就像看見一個跟自己一樣的身影而特別有共鳴,繼而產生了好感。然而,我們也許是為著不同原因而有相同的表達。我很喜歡大學的生活,同時,我很懷念上中學的感覺。喜歡,不代表一定只有融入這種表達,我就是享受可以及時抽離的坦然。每天能夠認識不同的人,人與人之間的碰撞,其實很奇妙的,我喜歡這種從不認識到認識的過程,因為你不知道下一步你可以跟他發展至何等親密程度。在大學裡,能夠讓我遇見很多的人,認識很多不同的價值觀,與新相識的朋友交流也是一種賞心樂事,就像抽獎一樣,可能落空,可能會是頭獎,誰曉得?但在一輪聊天後,我還是想靜下來,自己一個人,或是讓自己最愛的人、知己並肩走著,品嚐那悠然平淡的幸福。本來我可以不用這樣向你解釋的,我其實也不屑這樣做,但我希望可以讓你明白,不再讓你對我的內心窮追不捨,而我自己也很想再剖析自己一次,向自己的「感受」坦白。

我本人其實是很討厭「說感受」的活動,我從來不喜歡把情感直抒,更討厭一切被安排的事情,我要講的時候自然就會講。如果真的有什麼特別想抒發,我會把它演繹成文字,我覺得抒發感受是一種在環境氣氛烘托下情到濃時的真情流露, 絕非需要刻意安排的。然而,一個社會福利機構,我就知道這多少都會跟社工掛勾,作為這個機構的成員,加入了這個Programme,我有去配合的責任,無論我有多不喜歡。我當初受你邀請來跟你們組一隊樂隊,只是希望單純的玩音樂一起開心一起進步,我本來就連樂隊課也覺得不喜歡,我特別不喜歡把一件我喜歡的事情,弄到像任務,或是一份循例duty一樣:要準時,不準時就會被人問長問短。像潘步釗寫過:我不希望我從小到大喜歡的興趣,一個老朋友,忽然之間變成了自己的上司一樣。我更沒想過在音樂背後,就是一大堆我從小最討厭的社康活動。由社工舉辦的團體活動,一些志在讓你更了解自己和朋友的心靈成長課之類。我抗拒這種活動,但我會尊重,你要我說,我還是會說的。你阿,你的直率有好處,但同時要做到洽到好處,不要過了火。你有想法是好事,但你不懂如何修飾自己的言詞,還把它當成自己的優點。這其實不是真和假的分別,這是文化,香港是一個High context culture的地方,我們習慣說話隱晦,讓對方自己明白,比如說一頓菜難吃 我們會說:「沒關係,好一餐不好一餐」,但你在用卻像在西方Low context culture的人的演繹,像Your meal sucks. 你要接受這樣不討人喜歡,你可以選擇做回自己,這是你的選擇,其實你不是錯的,就像有的人喜歡只用水洗澡,因為事實上沐浴露中的化學成份會令皮膚變得粗糙,縱然如此,用沐浴露洗澡的人還是佔大部分的人,因為感覺上比較乾淨。

再想想,其實有沒有必要把每件事都說出來呢? 先撇下心理學認為溝通能夠改善關係的理論,作為一個男人,作為一個自小受中國文化薰陶長大的男人,心裡的感受是不是都要說出來呢?不喜歡一個人就不要跟他相處好了,這樣真的好嗎? 因為想去接受去理解,所以我才會去認識,更加要跟和自己想法性格不同的人相處,學習跟他們相處。慢慢地,當你接受他是這樣一個人的時候,你會體諒的。這比起你殘忍的告訴他有什麼什麼缺點,潛台詞就像是叫他去改一樣, 強迫別人勉強別人,不如改變自己,尊重不同人的生活模式,偶爾跟自己最親的人講講需要吐的苦水和一些有趣軼事,已很滿足。對我而言,簡簡單單的大家聚在一起,簡簡單單的玩玩音樂,簡簡單單的談談身邊發生的有趣事情,簡簡單單的為一場表演而熱血沸騰,不用講太多教人煩惱的將來,多說一點教人愉快的曾經,不用加插太多對於千蒼百孔現實的殘酷和陰暗,因為此刻的世界,只有我們;也不用刻意去講對對方的看法之類的,我感覺這像跟上輔導課沒分別,一點都不自然隨心。

走著走著,路就在前方。男人這回事,有時候真的心照吧!慢慢去相處,日子久了,你會懂的。「敬我一杯烈酒,信我就夠。」這才是兄弟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