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童話說雨後會有一道彩虹 卻不曾說過它也會轉瞬成空
  • 62476

    累積人氣

  • 1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三生石

一個老叟撐著以樹枝作成的拐杖,彳亍的走到了寫著「咫尺西天」照壁之間的小徑上,小徑盡頭的竹林之中緩緩走出了一個和尚,他正挑著兩大擔子的材料。

「亭施主,今天又來等人嗎?」和尚放下擔挑,雙手作揖,示意友好。

「清雲大師,這三十年來你也如此勤勞的採摘材料為其他同門做飯啊,實在難得呢!」老叟也雙手作揖示好。

「亭施主見笑了,天色也不早了,我還得趕回去準備飯菜,也就不耽誤你的雅興了。」

那和尚雖然挑兩大擔子的材料,卻仍是精神矍鑠,健步如飛。那老叟繼續撐著拐杖,悄然往林中走去。

良久,老叟走到了一塊石頭的旁邊慢慢坐下,石頭表面上分明的刻著「三生石」的三個紅色字樣。

「樂天啊,三十年了,原來已經三十年了......」老叟呢喃著。

一陣秋風吹過,使竹林發出沙沙的叫聲,不少葉子被吹散至空中,又緩緩降落。老叟不禁打了個冷顫,乾咳了幾聲,咳嗽聲回盪著整個竹林。原來初秋的天氣,已是肅殺冷清。
-------------------------------------------------------------------------------------------------------------
「咳咳咳......」一陣秋風吹過,樂天的咳嗽又發作了。正在勤讀兵書的閒亭連忙上前為樂天披上大衣,欲去為樂天燒杯熱茶。

「閒亭,我沒事,不用為我操心,我們繼續複習兵書吧......咳咳......老毛病又發作了,一入秋便開始咳嗽,我沒事的。」樂天連忙拿手帕捂著口,生怕會傳染閒亭。另一隻手則繼續拿著兵書。

「樂天啊,你這副身體叫我如何安心?」閒亭把自己的大衣也讓給了樂天,自己只剩下單薄的衣服,繼續說道:
「自小我身體便比你強壯,不要把大衣還給我了。來!我們繼續複習!
-------------------------------------------------------------------------------------------------------------
老叟坐久了,便站了起來舒展一下筋骨。他在三生石前來回躑躅,發出了嘶嘶窸窸的樹葉聲。聽到這些熟悉的樹葉聲,老叟若有所思,又在呢喃著:「樂天啊,你到底還會否兌現諾言啊!我怕我已經時候不多了......」他上前輕撫著石上的紅字,在滿面的年輪之上露出懷緬的微笑。
-------------------------------------------------------------------------------------------------------------
「孫子曰:凡處軍相敵:絕山依谷,視生處高,戰隆無登,此......」樂天坐在竹林之中,滔滔不絕的背誦孫子兵法;而閒亭則在竹林之中舞劍,他上下飛竄,劍之所至,如影隨形,使得竹葉散落,威力無邊。樂天繼續曰:「凡軍好高而惡下, 貴陽而賤陰,養生處實,軍無百疾,是謂必勝。」閒亭則換上了大刀,舞動於竹林之間,銀光所到之處,刀鋒無情,使得竹樹傾倒,而揮刀留下切口之完整,更是鬼斧神工,整個竹林彷彿也為之顛倒。

閒亭踏在樹葉之上的嘶窸聲,伴著樂天背誦兵法的清脆之聲,六年間從未斷歇。「多年窗下無人問,一舉成名天下知」終於,他們不負多年的努力,成為了當朝的文武狀元。
-------------------------------------------------------------------------------------------------------------
忽爾間,竹林中傳出腳步聲,似是有人從遠處緩緩走來。在「三生石」前躑躅的老叟滿心憧憬,「你來了,你來了啊!」他步伐也突然靈活起來,連忙上前迎接那個將要出現的人,一個他等待將久的好朋友。

老伯,冒昧一問,請問靈隱寺怎麼走?」那個人,原來只是迷了途的遊客。老叟難掩期待落空的失望,咽噎著喉嚨,告訴那個遊客:「你折返出竹林,在咫天西天的照壁之左就是了。」

想不到一個曾經麾下千萬,經戰不休的大將軍,也會留下男兒淚。或許,這是滿心期盼後落了空的反差。
-------------------------------------------------------------------------------------------------------------
「外事有閒亭,內事有樂天」成為了當時朝廷的一大佳話。每每閒亭率兵征戰在外,樂天也定必跟從。樂天提出的大小計謀,不論胸有成竹,或是兵行險著,閒亭也必定言聽計從,而閒亭也不負樂天的計謀,連連平定了國外的戰亂,國內的動盪。

有一次,親王聯合外族造反。樂天身負皇命,出征至邊境地區平定外族,而閒亭則奉命鎮守國都,以防內亂。

他們在分別之時,相約於竹林之中,把酒送別。


「樂天,頃刻你便得起程到邊境了,送君千里終須一別,只怕......」閒亭欲言又止。

「咳............你是怕路程遙遠,途中顛簸,邊境又經年寒冷,我會不適應?」樂天說畢,又開始咳嗽。

「你看,你這老毛病多年也頑劣不改,教我如何放心?這是我專門為你準備的大衣,你把它帶上吧。」閒亭親自為樂天披上大衣,宛如當天在挑燈夜讀時一般。

「你放心,我必定活著回來的,我們怎能只做半生朋友呢?這樣吧,我們以這塊石頭為誓,在任務完成後相約於此。」樂天吃力的端起一塊大石,放在石桌之上。又從袖內拿出刻筆,繼續說道:「三生石上舊精魂,賞風吟月不要論,慚愧情人遠相訪,此身雖異性常存。這塊石我將取名為三生石,若我今生不回來,我來生定必回來的。」樂天一邊把「三生石」刻在石上,一邊說道。

「好了好了,別整天說回不來了......」閒亭鼻子一酸,卻強忍在心裏。他知道,此刻他正背負著國家的興亡。
 -------------------------------------------------------------------------------------------------------------
每每回憶起這裏的曾經,老叟的眼淚總不期然的落下。樂天曾說過:「兒童的眼淚是不掺雜質的,因為他們只是單純為自己所想得到的而哭泣」老叟望著安靜躺在地上的眼淚,彷彿也找到了從前的自己。他才意識到,原來人老了,眼淚也是如此的單純,只是單純為了悼念曾經擁有過的而流下。
--------------------------------------------------------------------------------------------------------------
那年的冬天,閒亭日夜兼程,一連換了幾匹快馬,披星戴月的趕到邊境。來到邊境的城外,剛好下起綿綿的雪。不消一會,整座城也披上了雪白的大衣。閒亭趕至正廳,只見一眾大臣對座兩旁,無不淚如雨下。正中間放著一副錦棺,樂天正安祥的躺在棺內,身上仍然穿著閒亭當年送給他的大衣。

「我們本想為樂天發喪的,但他臨終前說著要等你前來啊......」閒亭聽畢,一語不發,走到樂天的棺前,突然大喊著:「我來了,我來了啊!」那聲嘶力歇的叫聲彷彿驚動了天地般,雪也比之前愈下愈大,直至覆蓋了整座寧靜的城。
 --------------------------------------------------------------------------------------------------------------
在夕照下,「三生石」上的三個硃紅大字顯得份外醉人,老叟再次珍而重之的輕撫著,然後告別。他記得清雲大師的一句話:「人生身邊有多多少少擦肩而過的東西本是毫無意義的,只因為某些人在某些事物上加添了期限和約定,給予它們價值,令到人生在這些價值的基礎上有了各式各樣的生存意義」

老叟離去後不久,那個迷了途的遊客又誤打誤撞的來到了「三生石」的跟前。他看著這三個字熟悉的筆跡,若有所思,篤坐在一旁,呢喃著:「三生石上舊精魂,賞風吟月不要論,慚愧情人遠相訪,此身雖異性常存」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