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童話說雨後會有一道彩虹 卻不曾說過它也會轉瞬成空
  • 630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抉擇(嘉妤)

 「嘉妤!嘉妤!妳在哪?別嚇外婆,快點出來!」在落葉狼藉的深山間,住了一個老人,她正在向著深邃的黑暗中呼喊,聲線帶著沙啞與顫抖。這樣的呼喊聲持續了三十分鐘。外婆的臉色由潤紅慢慢轉沉,本來因不斷被踐踏而發出沙沙聲的樹葉也頓時沉寂起來,在這個無風的晚上,鴉雀無聲。
 
外婆累了,她坐了下來,在一棵強壯大樹的根上。這棵樹比周圍的樹更高,約五十米,驟眼看是叢林的支柱,支撐著天和泥地的距離。外婆坐在那裡,我相信是別有用心的,從遠處也顯然易見的大樹就像一個呼喚至親歸來的旗語。月光升至大樹的正頂部,看看手錶,外婆知道時候不早了,再待下去蝙蝠就會出沒。深夜的山裡會變得異常詭異,外婆依舊坐在樹根上,守候著孫女的回來。
 
那是一個暑假的晚上,嘉妤那時候只有八歲,每逢暑假便會由媽媽開車從城市的都會開往城郊一個很有名的山區,找在那邊獨居的婆婆過一個月的山居生活。雖然簡樸,但嘉妤顯然對這種生活不抗拒,甚王鍾愛,過去幾次,每逢暑假來臨之際,她都會預先央媽媽帶她去,深怕這個旅程有任何差弛似的。
 
天快亮了,坐在樹根上的外婆早已酣睡,被椏上的鳥兒吵醒之際,已是早上的七時。掛在她項領上牌子沾上了地上的泥巴,外婆用她的手帕輕輕把污泥拭去,名牌上的字大得清晰可見。「我是嘉妤的外婆,如我迷路了,請把我送回深山路23號的住宅,我的孫女兒等著我煮飯給她吃。」今年確診患上輕度腦退化症的外婆,在孫女來宿之前就做了這樣的一個名牌,以提醒自己……就在這個時候,在凌亂卻又清翠的鳥嗚聲中,覓得了路人的腳步聲。外婆馬上坐起來,用頭探望。其實,她知道,這裡是回家的必經之路,只要能熬過昨晚黑暗和恐懼的洗禮,早上的時候應該有能力自己回來。然而,出現在她眼前的,還有一個拖著她的大姐姐……婆婆見狀馬上衝上前打算把嘉妤擁著,奈何身體關節都不聽使,走了兩步又痛得腰都彎成直角。大姐姐先作聲把外婆喊住:「婆婆!小心,讓我慢慢走過來就好了!」大姐姐走到外婆的跟前,拾起她那張再次沾滿泥巴的名牌,仔細閱讀名牌上的文字,然後點頭道:「是妳了!」外婆向她報以感激的眼神,因為她知道,眼前這位小姐之所以能夠找到這,都是因為一張幾乎一樣,掛在子妤頸上的名牌──「我是翁嘉妤,假若我迷路了,請妳送我出深山路23號的住宅,我外婆正等著我吃飯。」大姐姐向外婆交代過自己經過這個山頭的目的,便沿著小路徐徐離去了,而外婆則用力的牽著孫女的手,用姆指在她手背上揉著,他們的步伐吵醒了散落在大地的樹葉,他們揚起的風吹散了落葉堆,時間被捲進那個十七歲的仲夏。
 
持續了十二的約定,每年暑假,一如既往,嘉妤都會出現在外婆的深山小屋裡。然而,自從升上中學以後,其實逗留的時間早已大不如前,由本來的一個月,變成三個星期兩個星期甚至更少。這個次數的減少不單單是數字,更象徵著一個女孩的成長,對於這段日子,亦由一份期盼,變成一種成全。雖然,外婆的身體早已大不如前,不能夠像以前般跟她在深山裡嬉戲,換來的,是嘉妤守在家中照顧著外婆,陪她看盡每個日落,陪她在靜謐之中細味人生的哲理。對於一個年輕人而言,姑且說成度假也難免有點乏味,何況,小女孩已經成長了。今天的暑假,嘉妤決定違背以往的習慣,也對自己的內心坦白一次。她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了媽媽,媽媽只是很隨意的說了一聲:「好阿,不去也沒關係。」嘉妤露出了窩心的微笑,因為這是十幾年來首次可以在城市裡享受整個暑假,與她的朋友,還是他──十七歲的初戀。張曉風寫過的,十七歲,多麼容易犯錯的年紀阿!可是那種心跳和彌沁在空氣裡幸福的甜味,卻是一輩子一次。
 
那年暑假,他們走遍了整個城市去創造屬於他們的回憶,去找他們的快樂。很深刻的一個晚上,他們去了海邊談心,看著眼前的海港,她覺得一切都是值得,如果只是為了逗外婆一個開心而放棄了自己的青春愛戀,是件會令人多麼後悔的事情。那時間的他,對她說了一句話:「看著這片海,許下一個盟誓吧!不管我們的將來是怎樣,此時只想對著遼闊的海港,說點什麼,讓日後的回憶可以有所感慨。」嘉妤看著他的臉,也望了一下這片海,說:「那,我希望以後每一次來這裡的時候,都是你在身邊。」這其實是一個很浪漫的約誓。他說:「好阿!」妤說:「你這是答應了阿!」他說:「不!妳以後都不來的話,我們的約定也算是成立阿!」就這樣,那年的暑假,在這麼一句諾言下結束。
 
然後,當愛火燒至殆盡,能夠用來維繫一段關係也許是剩下一堆零散的片段,她由始至終不願承認,所謂愛情,其實只是一種轉瞬即逝的感覺。到底要有多少的愛,才能保著那份感覺,到底要多長的時間,才能建立一種永恆。
 
後來,踏進十八歲,是一個準備公開考試的深秋,每天走過紅葉散落的小路,穿梭於學校與家中,每天都被瑣碎的學務而披星戴月。回憶就只有長度,而沒有深度,考卷上寫滿了文字和符號,單調的黑色走珠筆,就這樣繪成了她的青春。
 
在中文科考試的前一天,她如常在自修室留到晚上九時尚未離去。此時她收到媽媽接二連三的來電,來電聆聲彷彿比以往的每一次都要急促,而且跟著嘉妤的心跳在搏動。即使如此,也知道這通電話的緊急性,但她不容許自己分心,所以把手機關上了,然後繼續溫習,用細語不斷說服自己,沒事的沒事的,專注!
 
晚上九時四十五分,她離開自修室之際,打開電視,發覺有十五個來自媽媽的未閱簡訊,她用指頭輕掃,打開收件匣……看到第一封短訊,她整個人愣住了。
 
「婆婆暈倒在家了!妳為什麼不聽電話。」對,為什麼呢?剛才為什麼不聽電話呢?她不是沒有掙扎過的,只是她選擇了,就全神貫注地去為自己的決定打拚。她再慢慢細閱餘下的短訊,雖事出突然,但她得馬上下決定,到底如何取捨。婆婆隨時會失救,如果明早她依時去赴考,先別說能否專心,倘若有什麼差弛,就連最後一眼也未必來得及看。然而,又有什麼更逼切的理由要她去放棄這個用了每天細步品味漫天紅葉的時光苦心經營的公開試呢?一直以來苦心讀書,不是都為了這個嗎?此刻,她只好記盼外婆能夠熬過今晚,讓她明天在考試馬上坐火車到城郊的醫玩看她……
 
「轟轟……」火車的聲音,就好像是追趕著生命的限期,媽媽告訴她,婆婆的情況尚算穩定下來,但仍未度過危險期。說雖如此,但這已是不幸中的大幸。望著來時的路,她心想,已經有多久沒回來了?一年?二年?她明明快要把這片熟悉的沿海風景都忘掉了,只是為什麼,到了生與死之間的抉別,總會有不捨?火車依舊以時速一百五十公里向前奔馳,這次無論如何都得趕上了!
 
到達城郊的時候是下午四時多,媽媽知道外婆的情況穩定後其實早已從那裡先坐火車回家了,公司等著她要去處理的事務還有一大堆,她實在不能放下不理。她來這裡的目的,除了出自由衷的關心以外,很大程度是代替媽媽來照顧外婆的,因為距離下一個考試還有一個周末的時間,她已背上了所需的教科書,打算一邊陪在外婆身邊,一邊複習考試。當她步抵醫院的時候,她跟隨著媽媽的指示,坐上了最近外婆病房的升降機……
 
「沒人的?」嘉妤在心中暗忖,心想可能是自己弄錯了病房或病床,便拿出手機核對媽媽發過來的資料。她來回反覆仔細地雕琢了數遍,「四樓加護病房406號」沒錯阿!明明就是這裡,但為什麼病房內一個人都沒有?她走到最近的詢問處,向當值的護士長查明究竟。護士長向她肯定了外婆的入院紀錄,換句話說,外婆是自己下床溜出去了。她慌了,此刻她真的慌了,如果外婆有什麼不測,她會怪責自己一輩子。她發了瘋似的在醫生裡奔跑,從一樓找到十樓,再從十樓跑回一樓,都沒有外婆的蹤影。她四肢乏力的坐在醫院急症室外的長椅豪淘大哭。本來她的哭聲早已大得足夠讓別人過去關心的程度,只是醫院本來就是一個充滿淚水的地方,每天見證多少的生命逝去,又有多少的生命在哭聲中降臨。在這樣的地方,人們只瞥她一眼,報以同情的猜忖,然後就自顧自在苦惱著他們的問題。此時,有個女人拖著她的女兒進來醫院,大概是做定期的母女檢查吧。看著這個畫面,嘉妤的腦海忽爾閃過十年前的片段。十年前的一個深夜,自己曾經在外婆的深山裡迷路,又曾經這樣的哭過,最後倚著一座矮矮的小山丘就睡著了,後來被一個路過掃墓的大姐姐拍醒,那時候天已經亮透了,姐姐便跟著名牌的地址送我回去……她在背包裡徐徐拿出這張十年前外婆得悉自己患了腦退化之後而為自己親自做的名牌,上面的油光還在,她一直把它放在抽屜裡,珍而重之,每次回來的時候都會帶著她。「小姐,沒事嘛?」剛剛那個媽媽走近,看著嘉妤滿臉淚痕,上前慰問。「沒事。我知道該什麼做!」嘉妤好像忽爾想通了什麼似的抖擻起精神然後站起來,再說:「謝謝你。」然後她的身影,便消失在通往深山的小路上。
 
像當日一樣,她走到了那個小山丘前,但仍未尋到外婆的蹤影。她一直走,一直走,直到一棵大樹,當日,外婆就是在這裡等她的,她知道。忽然,有人從後輕輕拍她,她隨即回頭看,只見一副白髮蒼顏,是外婆!正當她想說話之際,眼前這位老人家先開口,用她似有還無的微弱聲調,以及口齒不清的老人腔,微笑著說:「年輕人,妳幫我看看這個名牌,可以把我送回這裡嗎?我的孫女等著我煮飯給她吃!」
 
「外婆…………」嘉妤噎著咽。
「妳不懂嗎?那該什麼辦呢?」外婆正為自己迷路而大感惆悵,正想離開之際……外婆的手臂被捉住了。

此刻,嘉妤並沒有作聲,只用姆指揉著外婆手臂。正當眼淚都快要奪眶而出的時候,嘉妤說了句這樣的話:「對不起,那時候我還不知道那可能是生死的抉別,當然不懂在意!」外婆只對她報以慈祥的微笑,輕揉她的髮梢,彷彿在答謝命運至少最終讓彼此看穿了當日某些決定是否正確。她們緩緩踏向小屋的路,他們的步伐吵醒了散落在大地的樹葉,他們揚起的風吹散了落葉堆,時間被捲進那個回憶的堡壘。

 
人生中,未必每個決定都是正確的,甚至可以說,在形形式式的選擇當中,每個決定本來就包括了錯誤。每一個決定,其實都是一系列的選擇,如果我在某些情況下,做了一個與實際意願未必相符的選擇,不要問我為什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