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童話說雨後會有一道彩虹 卻不曾說過它也會轉瞬成空
  • 62476

    累積人氣

  • 1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2014年 DSE 中文卷二 寫作能力考核 第一題] 必要的沉默

 
「住在香港,也就代表你是香港人,那你就該為社會發聲。」
「他覺得政府有聽市民的聲音嗎?王維基一事已是一個實例。」
今天在社交軟件的群組內,顯示了這兩句話。一番激烈的爭論,就由這兩句話、兩個人、兩種立場開始。
 
在大學校舍的演講廳裡的我,手執一杯熱鮮奶咖啡,咬著一份新鮮弄好的碎蛋沙律三文治。時間是早上八時半,正準備開始一天的課。今天的講題的關於協奏曲的,眼看偌大的演講廳坐了不夠半數人,而教授也正在他的簡報上進行一些修改。我爭取了這個「必然」的瞬間,把手機從口袋裡掏出,那時候的我,還不知道一場精彩的辯論正在發生。
 
「我認同政府官員們都是漠視民意的,但這不僅是官員的問題。他們無能,但並不等於你就應該呆待著的。即使你沒能力做到官,但你還是可以去遊行,去爭取普選,然後用你的一票投一個有能力的人。」
 
看到這,我的手指已蓄勢待發,準備向這位朋友發表我的看法。我其實不否認他的立場,然而這個想法的確有點天真,因為這涉及到的事情有很多,有班子的問題、選舉制度的問題、中央立場的問題,更重要的是,所謂遊行,能夠改變的東西有多少,而即使沒能改變多少,是不是就沒有去做的價值。
 
想到這,我便沉默下來了。所講沉默,不一定用口來沉默的,我的口依然跟朋友在閒聊,但我的思緒沉默了,我的雙手沉默了。頃刻間,教授也向我們說了句早安,意味著這節課快將要開始了。我放下手機,拿起那載著無數咖啡因的紙杯,用手轉動,用指尖輕輕撫摸、感受坑紋的凹凸。
 
過了幾分鐘,手機再一次發出微微的震動,眼見教授還沒有講到重點,一手拿著杯子,一手拿著電話,滿懷逸緻,準備欣賞這場引人入勝的政治辯論。
 
仍然是剛才的人發言:「難道你因為政府一次的黑箱作業就不再去繼續爭取嗎?」
「問題是我們的政府已經不幫香港人了!」很快就收到對方的來訊。
「那就是要你站出來幫忙發聲!」
「你覺得中國會讓市民有這麼大的言論自由嗎?」
「新聞自由已經開始被擊退、言論自由亦然!你再不作聲,香港就會變成中國一樣!」看著這句話的時候,彷彿能夠感受到他在打這番說話的時候的激動。
「中國肯慢慢把香港赤化已是給了香港很大的面子。」
「你沒事嘛?這不是叫做給面子!」
「學好英文比較實際。」
「香港本來好像在自由度方面排名全球頭十,現在跌至六十多。香港不是人人像你一樣什麼都不做就什麼都說改變不到,只懂坐以待斃。你一個人這麼想,但香港還有一大群人在努力的去爭取。沒什麼是不可能的,只差在你敢不敢去試。」
看完以後總覺得眼睛燙燙的,我很清楚這也許只是一些激勵群眾運動的口號,但我卻由衷地欣賞赤子對自己立場的堅定意志。正如我還很清楚的記得司徒華的一句話:「民主的道路是漫長崎嶇,艱難曲折」。我欣喜看著有人正在單純的去堅持自己認為對的事情,這種固執比妳是否對政治有足夠的了解,或是我是否認同你的觀點更重要!我以前常常認為,談政治,你需要了解很多很多,社會上的,歷史上的,文化上的,不然你所提出的立場和論點只會顯得自己愚昧。但這次,好想發言,為妳的立場去發言,因為對於世界來說,逆來順受的人,只會越來越多。
 
「想改變香港只可以從引起世界關注入手。」
「完全不相干,看多一點新聞吧!」
「單靠香港人只可以做到減慢赤化。」
「不應該是減慢!當有一群人這麼努力去爭取的時候,你居然這麼說!」
「但是香港始終都是附屬中國的。」
「根據基本法,香港是行政獨立!」
「所謂的五十年不變已經在變啦!」
「所以我不就說要站出來為我們的未來去爭取嗎?你明白不明白!」
「誰知道二十年後香港會變成怎樣。」
「不是沒用,不是減慢!」
「你去遊行阿!這麼嘴炮。」
「你不去嘗試就說沒用!我有,我一向有。」
「我對香港早已絕望……
 
看到這,我想我也不用再看下去了。我最後還是選擇安然的坐在座位上,重新探討Concerto的特色,探討為何到幾百年的今天,仍有人在寫Concerto
 
其實不是沒有辦法的。世界上有兩種東西,一種叫做軟的,一種叫做硬的。比方說,我們改變不了我們住在幾十呎籠屋這麼硬的命運,也至少能用播著一首歌曲。用軟的旋律,加上自己的幻想,把自己浸淫在一個美麗的仙島,改變硬的客觀條件。這是我可以做的,就像藝術家、詩人也許從來都知道世界的醜陋的,但他們不願意去相信世界是千蒼百孔的,他們用自己的筆,把世界繪成美麗的樣子。於是在他們的眼中,在看他們文字、畫作、照片、影片的大眾的眼裡,世界是美麗的。
 
一堆朋友,難得相識,難得相知,難得有緣份,在社交軟件上組成一個群組,分享一些想法。有人問我:「到底兩夫妻,應否有工作關係?」這是一個很有深度的問題。於我而言,我依然堅持夫妻不應同時為同事。這樣,我們可以分享工作上的事情給對方聽、分享喜悅、分憂鬱悶。我們正在用自己方法,從窗外紛擾的繁囂都市中,建構一個屬於我倆的小天地。我慶幸擁有這麼一個地方,把工作上的事情都停留在分享分憂的層面。每一次分享,是一種交流,而非一次辯論。
 
其實,我有很多的想法,有我自己的政治立場想去表達,很想對友人某些我真的看不過眼的論述進行抨擊。然而,不是我沒有立場,只是為了談論政治而傷及朋友之間的和諧,這是最無謂的。正如為了政治,而把單純的學術範疇上考核添上太多流言是非,吃虧的終歸是莘莘學子。讓他們的手執他們的筆去寫他們的世界吧,既然那是他們的將來!如果你們都是香港人,就應該相信,也應該堅信,作為一個準大學生他們的判斷力和思考能力。即使,被政府、被某些機關有意或無意去搞一些小動作,也毋須因而過分緊張。未來是他們的,持對立的立場去替他們發聲,其實不過是對學生們沒有信心的表現,不相信他們有這個能力去分辨是與非。
 
有些時候,沉默是必要的,當你想要捍衛一些比大是大非更重要的事情時,那是人與人之間的愛,朋友的愛,夫妻的愛,還有覺得世界是美好的軟性浪漫。
 
這次的沉默,不是因為政治上的沉默,而是因為這只是朋友間的爭辯,實在沒有必要把話題政治化。一堆人當中,總有持不同政見者,我將之視為朋友間理性的討論。在這個討論的層面上,無論各持己見,甚或水火不容,它只是朋友之間的話題,這個性質不能、也不應被改變的。所以我也學會了欣賞教人沉醉的音樂多一點,也不願回應什麼去挑起事端,我志在默默去改善人的生活品味,用自己的方式,去盡可能感染身邊的人,提升更多人的生活情操。這種軟實力,是無論硬件再好都需要的。像一個文學家,面對死亡,不應是配合醫生去拿手術刀,而是用文字把一個人的生命軟性地留住。
 
沉默雖是必要,但選題,卻是三選其一。寫的內容,也可以是天淵之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