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童話說雨後會有一道彩虹 卻不曾說過它也會轉瞬成空
  • 630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我回到家的時候,是十月的上午,鳥兒已經沒有在歌唱了,路邊的海岸好像越推越出,那一望無際的大海,那遙不可及的對岸,似乎已經沒有那個夏天的遠。自從妳離開後,我踏上了那條屬於自己的人生道路,故鄉蜿蜒的路依舊笑著我倉卒的步伐,但我必須離開。我想過,這大概是一個好時機,讓我放低以往你牽我手走過的小路,放低一個個懷念的眼神,在旅途之間遺忘妳。
 
此後,我去了很多地方,踏足了許多文化。我是個沉醉歷史的人,關於每一個今日的模樣,我都相信是來自於他們昨天的經歷,像我看到一張張率真的笑臉;一個個禮貌的問候;一群年輕人並肩走著,聊著剛剛球賽的勝敗;一對老夫妻各自走過街上,偶爾交換一下眼神。這些舉動,除了文化,依然還有理之不清的過去。在異鄉的時候,我特別想妳。在我路過的城市裡,天氣總是不好,不時下起雨來,我有向那幾片天空抱怨過,得到的回應,只是一再被提醒,我還沒有放低下妳。
 
我一直以來不曾這麼悼念過,一個在我生命中默默付出的人。我是外婆帶大的,我長大的童年是沒有妳的存在。那些誰替我撐過的傘子,那些誰替我蓋過的被子,那些誰在我耳邊哼過的歌,一切一切的印象,都不會是對於妳的聯想。
 
在我心中,妳一直以來擔當的只是一個確保我必須笑臉迎人的理想主義者,一切的挫敗,在妳眼中看來的是多麼的小題大做,多麼的由自取。十六歲那年,我第一次失戀,妳從公司回來後看見我悶悶不樂,就一直罵個不停,說我男人大丈夫為了區區小事沉了鬥志。我當時就很想請她不要再罵,我需要的也許只是一個諒解的微笑,報以一份真摯的同情,然後告訴我無論如何要向前看。後來,我喜歡的女生,都是比較願意花時間去用軟性的方式安慰,我這種選擇的傾向,對女性獨立的負面印象也許都是來自於妳的。還有那一年,妳偷看我的日記,這是我這些年一直都耿耿於懷的事。妳也許不知道,這本日記的內容,妳的舉動,在多年後的今天我看來,是改變了我一生的。以前我向我至愛的女人,也絕口不提我家中的不是,我很討厭在別人面前數自己家人的不是,畢竟那是一個家,我便得捍衛它,家醜不出外傳。家裡的事,我和家人的小衝突,就在家裡解決好了。但自那之後,我不再在朋友或愛人面前絕不提家事了,反而是多了很多對妳的抱怨,甫有不滿便長篇大論地向別人訴苦,結果搞到女朋友和妳的關係不好,多少也跟我一直向她灌輸妳的負面訊息有關吧!妳素來就是那麼喜愛強加自己的意願在人家身上,我以前很討厭妳這樣做的,但隨著年紀長大,我反而看開了,能夠配合的,我都願意盡量遷就。妳對妳所執著的事情,就得要完成不可,妳認為人要堅持,不應半途而廢;而我認為人應該要隨心,及時行樂,做自己認為對和開心的事情,堅持到最後的成果,對我而言其實一點都不重要,過程所見所聞所感才是我選擇每一條路最大的得著。人生本來不就是一場經歷嗎?隨著歷史的洪流,我們真的可以留低什麼嗎?還是我們得做點什麼讓歷史後方的人,可以追溯到我們的容顏?每當我說到這裡去批評妳的價值觀,妳總是特別激動,激動得雙耳通紅,「不行!不行」就這樣嚷著。雖然我知道,人應該有一份為了自己的堅持和執著。但,我希望,那是自願的,而非被逼的。我多想跟妳說一句:「我很清楚自己的路,我需要的支持,不是批評、教導,甚至要求服從。只是我每一次看到妳那個執著的眼神,內心難過又總替妳可憐。我好像就應該心軟了,一切一切還是作罷了。
 
儘管如此.我對妳做的錯事也絕非少。七歲的那年,在同學面前我鬆掉你的手,在街上漠視跌倒的妳;十三歲那年,在親友面對奚落妳;此後的我還是經常單打妳、頂撞妳,動輒便對妳語氣很重。妳犯的「錯」,相較於我做過的一切一切,實在太渺小。我最感謝妳會替我清理房間、清潔家居,洗衣晾衫,在妳不在的日子裡,我才切實體驗到,當我經過一天的辛勞和忙碌,拖著半睡的身軀,看著桌子上那個還未清理外賣盒、那些還沒有封口已經待軟了的薯片、一張張用過還沒有丟掉的紙巾團,那種心情,是多麼的惆悵。沒有一張香噴噴舒適的床,多了許多不必要的雜物、衣物,可恨在於沒有人幫我清理它們,而明天的工作又接踵而來。我能夠想到最貼近我內心的一句話,不過是一句:「謝謝妳」。可這話太輕了,對於一個曾經默默為我付出,到她後來不多願意睬我,我已經無力挽回的人,我希望有更好的文字可以用來向妳致謝,以及表明我心中的內疚。
 
於是我們對那些我們悔不當初的過去下了一個這樣的定義-青春。青春是一切遺憾的定義,那時候的我們擁有的是時間。「太年輕了」可以成為任何錯誤的合理解釋。我也很喜歡在走過每一個城市的時候,心中默念一遍:「唉,那時候的我,太年輕了。」
 
但是我知道,我得接受,也得承認,盡管我無比懷念有妳為我付出的日子,雖然我板著臉回家總得不到體貼的回應,但回想起來,似乎沒有什麼比妳不在這個事實更壞。現在,這個家,我替妳打點得很好,每天下班回來我都會親自打掃一遍,不允許帶髒的衣服有遲洗的一天,不從浴室濕著腳跑出來弄到滿屋子都踏滿了我腳印的水漬。我做的每一件事情,都遵守著那時候妳教我做的,而全都是妳最希望我能夠做到的。就算我把一切做得妥妥當當,藉由這樣來慰解自己,我深知道自己不是一個這樣的人,我早晚會放棄的,而妳永遠不會知道。我以這樣的一種模式把自己做好,並不是我最想要的,這不過是一種無奈和徒勞,假裝自己真的回到過去了,把某種生活延續。而假如我真的可以回想過去,我確實有想過,我該對妳說什麼,在妳離開之前。想了良久,我的答案,還不過是那句聽膩了多少女人的「對不起」。只是經過幾番深思之後,我覺得這一切都不重要,我根本不用特意回去對妳說這句話。因為我知道,無論我做了多錯、再錯的事情,妳一定會原諒我的。然而,生命中有太多太多一去不復返的人,不是千言萬語可以挽回,更不是回到過去可以改變的。
 
回家的時候,才發現種在我們家的菠蘿早已成熟了。我知道身邊一直有位為它悉心栽種的女人,而如果那個她喜歡的我,總是覺得無所謂,在她傷心的時候我又總是不在她身邊,一個人展開旅程,在她難過的時候,我又偏偏把自己埋首於往事當中,那麼我肯定,她就是下一個妳了。
 
總有一天,我們會去巴黎看鐵塔,去日本看櫻花,看北歐的天空,看鄭州的古蹟,到時候,我們會去每一個我們想去的地方,不涉及任何別人殘留下來的遺憾,用「我們」的名義。不然一切都沒有意義,對吧?我相信她也是這麼想的。
 
我理清思緒,把家的大門,打開。
--------------------------------------------------------Ta___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